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88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这首《云雨劫》,临子初好像练习过千万遍一般,弹奏得行云流水,气势磅礴。

众人坐在临子初结界前,听着他弹奏出的这首《云雨劫》,背后均是冒出一身冷汗!

这是何等惊人的音律天赋,仅凭一把琴,一首曲,便能让人联想到乌云漫空,暴雨雷鸣,独身一人的修士,浸泡在寒冰池里。这样共情的程度,本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只有金丹修为的修士身上。

然而他的演奏远没达到极限,在《云雨劫》的另一个高/潮处,他右手忽而抓住伯琴的五根琴弦,左手勾起,做如弓状,规律的切动伯琴琴弦。而后右手猛放,再拢,又放。

一阵众人从未听过的豪迈声音,犹如嵯峨峰峦,夜刮暴雨,水势入骨。

不仅是正阳仙宗的仙修,便是东陵仙宗的那几位修士,也都惊讶的厉害。

《云雨劫》这本琴谱残卷,比起《巫山泣》来说,完整程度尚算好些,大体上的轮廓都是完好的,只有些许地方缺漏。有些惊才绝艳的音道修士,能自行将缺漏的地方弥补起来。但因为能力颇为有限,没有形成众人一致同意的补缺,是以《云雨劫》至今仍是残本。

残本之中,偶有缺漏,会以文字形式注解,端看后人如何发挥。

譬如方才临子初演奏的那段,琴谱上如是写道:

“急雨乱珠,雨滴如绳,生关死劫,愁生厌起,人琴瑟瑟。”

残卷里的描述是如何的晦涩难懂,常人见到,无不头痛发愁。

没有曲谱,修士弹奏,只能靠自身想象。

像临子初这样切琴、拢琴的动作,实在是犯了伯玉琴法的大忌。在座所有修士,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偏这琴声又是如此的玄妙,如此与曲谱贴切,让人不得不服。

再看东陵仙宗二弟子,他也弹到这部分,然则指法没有临子初这样的狂放,而是中规中矩,靠指速弹奏出暴雨的幻象,但实然没有演奏出曲谱‘生关死劫’四字的精髓。

只见临子初结界内,站在伯玉琴旁的平沙落雁,随着节拍轻晃脑袋,双翅时不时展开,露出背后斑驳的画面。但很快又能恢复神智,没有展翅飞起。

精湛到令人无法喘息的高超演奏,眼看便要进入尾声。

坐在临子初结界外的正阳仙宗修士,各个握紧双拳,屏住呼吸,期待的看着前方。

第139章

临子初不负众望,最后的收尾弹得极准,几个寻常人注意不到,但实难弹奏的关键点,临子初以完美的技巧,没有任何出错的地方。

待到临子初双手上抬,离开伯琴弦时,余音好似还回荡在众人的耳边。

“好!”

千晴忍耐不住,忽而长身站起,以手拍掌,兴奋地脸颊连着脖颈都红了。

阿毛站在千晴头顶,两只脚站立,其余六只,三三为对,微不可闻地跟着主人轻轻鼓掌。

千晴右手一挥,指向朱昌鹏,道:“这下你可心服口服了罢!”

朱昌鹏面皮抖动,气道:“善慈散人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哈哈,”千晴得意道:“好教你知,善慈散人便是我爱侣的恩师,也曾教养过我宗玄英仙尊。”

“……”朱昌鹏暗道不妙,因为他也知道,临子初现下属于玄英仙尊麾下。话说这个爱侣是什么意思……是骗人……还是难不成……

该死,早知这临子初是正阳仙宗小仙主的道侣,朱昌鹏便不会这般小瞧于他。

不过谁又能想到千晴二十余岁的年纪,早早就有命定之人?

要知像千晴这样的地位,有了爱侣,四洲之内必定是人尽皆知。

说不定千晴只是随口一说,诓骗朱昌鹏。但朱昌鹏左想右想,也不知道这鬼话有什么意义,心中多有郁结。

恰在这时,临子初最后一音全然消失,结界内恢复宁静。

站在临子初琴边的平沙落雁,‘嘎嘎’叫了两声,扑打翅膀,俯下身子,对着临子初的琴,人般低头,似是鞠了个躬。

这样的姿势表示平沙落雁心悦诚服,认可临子初的琴技。

正阳仙宗其余修士见此,也跟着千晴站起身来,大声喝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