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90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与《云雨劫》的气势磅礴截然相反,临子初双手轻移,声调好似情人低语,吟声测测,耳厮鬓磨。

而后轻快的音律陡然变得沉重起来,空气中也弥漫着那种犹如皮革般粘稠的悲伤感。

传闻,这首《巫山泣》的撰者,是一位年纪不足百岁的女性修士,她的爱人无法开脉,没有修行资质,只是寻常人,享百年寿命。

在与凡人爱侣度过的百年时光中,女修使尽各种办法,均不能延续爱人的性命。

最后她眼睁睁看着爱人死去,将他亲手葬在巫山下,大哭一场后,谱成这首《巫山泣》。

这首《巫山泣》被称为十大名曲,实际上是因为它的高/潮处令人听之既泣,可惜现在听不到了。但传世名曲之所以是传世名曲,自有不凡之处,寻常人只听到残存的地方,便能体会到撰者悲伤欲绝,又无可奈何的心情。

便在这时,东陵仙宗的二弟子快临子初一步,弹完前奏,即将步入高/潮,也就是先前说过的,残存琴谱中没有的部分。

这二弟子好生为难。他虽然见过《巫山泣》的残谱,也练过,然则这段空缺的高/潮,他并没有想出应当如何去弹。

毕竟这二弟子只有金丹修为,年纪尚轻,虽知晓男女之情,但尚在热恋之际,体会不来生离死别,自然创作不出《巫山泣》这种肝胆俱裂、生不如死的悲怆之曲。

眼见东陵仙宗二弟子弹琴的手指略有犹豫,而后逐渐有停顿,琴声登时变得凝滞起来。

站在二弟子琴边的平沙落雁‘呀啊!’‘呀啊!’的怪叫,跳跃到二弟子手上,用脚爪踩踏,逼迫他站起身来。

那二弟子一个愣神,便被平沙落雁毫不犹豫地赶出结界。

东陵仙宗众位不约而同露出失望的表情,但也无人责怪,毕竟二弟子做的已经极好了。

这种情况下,正阳仙宗一定会取得胜利,东陵仙宗的几位再无竞争之心,只是有些好奇,纷纷转过头去,想看临子初这局情况。

转眼间,临子初也弹到了《巫山泣》那段空白的高/潮部分。

传说中最催人泪下、震人心魄,却又丢失已久,再也不可能找回的部分。

正阳仙宗与东陵仙宗的众修士纷纷屏住呼吸,想听临子初如何对待接下来的部分。

实话来说,即便接下来的部分,临子初也如二弟子般弹不出来,那也没有关系。

因为他手里还有六朵阁花,算下来的话还有七次机会,无论如何这场比赛的胜者也是他了。

可不知为何,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刚刚输了比赛有些沮丧的二师兄,均是竖起耳朵侧耳倾听。

只觉得如果错过这次,日后说不定会后悔。

第140章

受着众人凝视,却毫不知情的临子初,用他最精妙的指法,演奏着正梧洲十大名曲中,最惊为天人的乐曲。

到了空白章节时,临子初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眼睑向下,用睫毛遮住眼中一切的情绪。

之后右手食指上挑,弹出了一个空荡的中音。

他双手节奏不减,动作流水般顺畅。

就好像接下来的部分,他弹过千万遍般……

一段陌生且极其悦耳的琴音,轻轻从结界内流淌而出。

听到这琴声,千晴恍然一怔,心下大恸。不由自主的,千晴微微向前倾身,想将结界内的琴音听得更清楚些。

其余修士也不约而同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有交情好的修士,互相传音道:

“这曲调如此陌生,想必是临师兄亲手所创。”

“谱曲容易,但与《巫山泣》这般贴切,便显得很不简单。”

“确实如此……”

说了两句,齐齐沉默了。

东陵仙宗的二师兄失态的长大了嘴巴,震惊道:“不……不可能……他怎么会弹出这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