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446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便见许望闻右手握着茶杯,状似喝茶。

握着茶杯的手却有些颤抖,当许希音看过来时,许望闻手中的茶杯陡然落地,茶水尽数泼了出来。

“哥!”许希音喊了一声,从木藤上跳下。

许望闻身体微微发抖,右手紧紧的抓住心脏前方的衣襟,神情也变得窘迫而痛苦。

许希音知道,这是哥哥体内,原本属于闻人韶的病心,又发作了。

她下意识就要去扶许望闻。

第158章

但伸手去扶的前一瞬,许望闻被人拦腰抱起,刚巧没让许希音碰到。

“诶?爪子缩回去。”闻人韶道:“老子的人,也是你能摸的?”

“你!!”许希音气得鼻子都要喷火了。

“闻人,别闹了。”许望闻一手搂住闻人韶的脖子,一手紧紧抓住闻人韶的衣襟。

他的脸靠在闻人韶的胸前,若非还有外人在场,许望闻定会当场失态。

许望闻身体紧绷,轻声道:“带我走……我……”

“嗯。”闻人韶应了一声,得意洋洋地看了许希音一眼,抱着许望闻,朝界壁宽树走去。

界壁宽树,是隔离正梧洲与冻森荒原的一棵巨树,因为树干极粗,犹如木壁,故称界壁宽树。

此树根部,有无数圆形孔洞,乃是由一种名叫寒鼠的野兽挖掘而出。

孔洞内昏暗安全,盘根错杂。

这几日,从冻森荒原撤退出来的正梧洲修士,均是在这界壁宽树根部的孔洞中休息的。

许希音眼睁睁看着闻人韶的背影,过了一会儿,她绷着脸坐回木藤上,脸色铁青。

在场唯一一个木华仙宗的修士裴松洲,见到许希音气成这样,伸手替她倒了杯茶,同时道:

“仙子何必动怒?闻人兄也是为了给许兄治病。”

许希音眼神复杂的看着裴松洲,摇摇头,道:“裴师兄,你却不知……”

可接下来的话却又说不出口。

许希音叹了口气,不由的想起那一日,自己不小心进入闻人韶与哥哥共处的孔洞中,看到的场景……

闻人韶亵裤半褪,露出那个辣眼睛的东西,插、插在……哥哥口中。

许望闻皱着眉,表情痛苦又隐忍。

有大量的液体灌入哥哥喉咙,因为实在是太多,不少液体来不及吞咽,便从许望闻口里流出,将哥哥的脖颈、胸口都弄湿了……

许希音的脑子腾地一声,燃气怒火。

“那个不要脸的小胡子!”

许家妹妹说不出口,只能在心中大骂:“饮血不方便,饮……精也就算了!这会儿竟然变成了……臭胡子,烂胡子,真是可恶!呜呜,我的哥哥啊……”

气得埋头哭了起来。

裴松洲当然不知道许希音为何如此气愤。

从他的角度来看,闻人韶与许望闻心仪彼此,多加亲热,对许望闻的病情缓解也有好处。

大概是女孩子家心思细腻,能够发现一些自己察觉不出的微小细节吧。

裴松洲看着许希音气得脸都红了,心里偷偷想,这姑娘性格天真淳朴,真是可爱。

似乎是感受到了裴松洲的目光,许希音停下了对闻人师兄的抱怨,她将碎发别在耳后,犹豫了一下,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