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460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只留满室馨香。

第二日。

千晴三更起身,在霜叶、莘花两个仙童的帮助下,身着劲装,准备去演武场拜访凤昭明仙君。

历届演武会都是由“四洲君子”的弟子开幕,此次演武会近在眉睫,又因千晴外出月余之久,没有准备开幕仪式,时间紧迫。

是以千晴自冻森荒原归宗,只来得及休息一天,就不得不早起去师尊所在的镇秽峰,商讨演武大会相关事宜。

霜叶、莘花两人手脚麻利,悄无声息地帮千晴着衣梳发。

临走前,千晴迟疑了一下,还是没能忍耐住,他回身掀开床帏,单膝跪在床沿,俯身望着还躺在床榻上的临子初。

临子初的睫毛动了动,眼睛还没睁开,就从被子下伸出两条赤/裸的手臂,搂住千晴的脖子。

千晴顺势低下头,在他额间吻了吻。

“大哥,你再睡一下。等我回来,我们一同去参拜玄英仙尊。”

“嗯。”临子初蹭了蹭千晴的耳朵,心中既爱且怜,忍不住张开口用舌尖舔/吻轻咬。

千晴怕痒,被弄得几乎叫出来,临子初方才放手,让千晴离开了。

千晴与霜叶、莘花前后走出寝宫,留两个仙童在望晴峰,自己独自一人去了师尊凤昭明仙君那边。

霜叶、莘花守在望晴峰上,看似在专心致志地扫香炉旁的落叶,实则但不约而同的分出一丝心神,想着方才在小公爷寝宫见到的那个修士。

霜叶永远不会忘记,今日踏入小公爷寝宫、看到临子初时,自己那种震惊到极点的心情。

他甚至一时间叫不出临子初的名字,只知道这相貌高雅的男修,是千晴的大师兄,有寒龙卧雪体。根本想不到这人同小公爷有什么关联。

毕竟临子初的身份实在是太简单了,他从善慈散人那边转来正阳仙宗,也没有多久。

震惊之后,霜叶很快接受了临子初与千晴同寝的这个事实。

因为霜叶在临子初的脖子上,看到了一块悬挂在胸前的刚卯。

……原来小公爷一直找的人,就是他。

霜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心想,怪不得小公爷这次从冻森荒原回来后,情绪再没有往日那般波动起伏厉害。

霜叶从小公爷脸上看到了幸福又轻松的笑容,这是以往从未在千晴面上露出来的表情。

就连霜叶也能感受到千晴的变化,他由衷的为小公爷高兴。

可欣喜过后,霜叶猛然想起重要的事情。

他急忙传音给莘花,道:

“小公爷与临家公子……那个……咳咳,是否有些不妥?望我尊族为贵族之首,尊崇礼法,万不会同意他二人在婚前……”

尽管莘花是女性,可她与霜叶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谈。

莘花心更细些,听了这话,回道:

“不碍事。若不出我所料,临子初便是小公爷一直找寻的人。他脖子上戴着那块刚卯,你看见了吗?”

“嗯。”

“那便是了。小公爷之前就说过,他曾与那人有过‘肌肤之亲’。既然在小公爷被寻回之前就已经有过……,想必望我尊族也不会太过苛求。”

霜叶连连点头,赞同道:“原来如此!”

尽管莘花说得其实全然不对,但误打误撞竟然把事情解释通了。

两人的话题,一发不可收拾地朝千晴的私事方面奔去。

莘花道:“除了刚卯,临家公子脖子上其他的东西,你可看到了?”

霜叶扫落叶的动作一顿,他竭力回想,却一片模糊。

“这里,”莘花无声地比划这自己左脖下方,靠近锁骨的地方,传音道,“有一个红痕。”

其实不仅一个,而是许多被人用力吮/吸后留下的痕迹,遍布在临子初脉点附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