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461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莘花刚说完‘红痕’二字,霜叶忽然明白莘花为何要提此事,脸登时涨得通红。

原来,修士不仅交/合时间极长,动辄百来天数,就连动/情也比寻常凡人要难。

皆因修士常年吸收灵力,将肺腑、筋脉、躯体练就的千锤百炼,好比最坚硬的仙宝,轻易难以受损。

如果以临子初寒龙卧雪体的强悍,想在他脖子上吮出一个红印,那非得动用仙术杀招不可。

然则千晴轻易在他脖颈落下那么多印子,肯定不是千晴使用了很多次法术灵通,而是……

而是临子初停止灵气吞吐,暂时让身体变得犹如凡人般,能够让千晴轻易在他皮肤上落下痕迹。此举也能强行将修士的交/合时间缩短,令修士强悍无俦的身体,恢复凡人般敏/感。寻常修士被刺一剑、割一刀也不很疼,变成凡人后,碰一碰就很激动,这是任何一为仙修均难以想象的事情。

霜叶觉得非常惊讶的是,哪怕是成亲已久的双修道侣,也很少会让自己停止吞吐灵气,变得像凡人般无助。

毕竟这种举措十分危险。没有灵气保护的修士格外脆弱,但凡千晴稍有歹心,临子初立死当场。

霜叶结结巴巴地传音道:

“没想到……没想到小公爷与临公子的感情已经深到如此地步,真是让人欣慰。”

莘花也认真地点了点头。

两人同时停下了扫叶的动作,情不自禁地朝千晴寝宫方向望去。

另一方面,千晴此时已到凤昭明仙君驻守的镇秽峰。

师徒二人一前一后走向镇秽峰后的演武场,路上凤昭明仔细听了千晴所说的有关冻森荒原的经历。

其实就在昨日千晴归宗之时,千晴便已经将刻录冻森荒原见识的卷轴上交给宗门,昨日凤昭明已经对他近日的情况有所了解。

是以此时千晴讲述之事,并未谈及卷轴上的内容,而是说了邓林老仙散功求死后,伏龙的一些举动。

凤昭明心中最为挂念的,便是徒儿千晴额间的那头伏龙。

这伏龙乃是传说中的神兽,当年连东昆仙主都没能将其驯服。

若非此时在千晴额间的伏龙只是一条年幼的小龙,千晴想把伏龙当成本命神兽,早就不知道该死多少次了。

也正因为这伏龙还是一条幼龙,凤昭明才急切地希望千晴能与它好好沟通,尽早将伏龙收服。

听了千晴的话,凤昭明皱眉露出思索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当时它为什么要手下留情。”千晴双手交叉,靠在脑后,“那种情况,它一用力就能把我踩死,获得自由。伏龙不是为了生于天地的自由,可以舍弃一切的神兽吗?……奇怪。”

千晴把手从脖颈处拿下,他摊开手掌,神情复杂地摸向自己的额头。

那里是千晴的脉点,就连他自己摸,也会有种厌烦的感觉。

他又想起了那一天,自己被伏龙踩在地上,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的场景。

千晴被伏龙龙爪压在岩石上,他的脊背生痛,千钧一发之际,千晴连恐惧的心情都来不及升起,只是下意识抬起了头。

自下而上看伏龙的头颅,别有一番心情。

那龙头大若巨石,好像倾倒的山峦般压在千晴身上。

眼瞳竖若针尖,比缸口还要大的眼睛,布满血丝,盯着千晴。

龇牙的伏龙露出凶恶的表情,有涎水顺着利齿间的缝隙滴落,砸在千晴的脸上。

极腥的味道从龙爪上散发出来,千晴能清晰的看到伏龙的嘴逐渐张开的动作。

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下一秒,惊天的龙吟咆哮回荡在千晴的耳边。

千晴忍不住抬手捂了捂耳朵,仿佛仍能听到那天震耳欲聋的咆哮。

“真是奇怪,”千晴忍不住又问:“它……为什么要回到我的额间呢。”

可连凤昭明也回答不出。

毕竟正梧洲的所有修士均知,这个被正梧洲百姓画为图腾供奉的神兽伏龙,足不触地,一生都在广袤的天地间游动,失去自由的时候,就是伏龙将死之际。

凤昭明想了一会儿,道:

“为师再画一幅引龙阵,将伏龙召唤出来,可观其举动反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