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482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嗖。”

很快的,又有一个身着白衣,同样带着古怪面罩的高个修士,从天而降,飘飘然站在了红衣修士身边。

喜之郎大喜,张口欲喊,但犹豫了一下,只道:“你们来了。”

站在旁边的二闻微笑。

其余弟子茫然。

这两个人,赫然是姗姗来迟的千晴与临子初了。

但对于东陵仙宗修士来说,这两人诡异可以,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放肆,竟敢对东陵仙宗动手!”

临子初冷冷将潦极洲修士扫过一遍,开口道:

“……问别人名号前,不知道先自己报上名来吗?”

黄鹤嘴角流下一缕鲜血,耳朵轰鸣作响,被师兄拽了起来。

他晃了晃,好不容易站稳。

对于修士来说,刚才那一击极重。

虽绝不致命,可短短瞬间就让黄鹤的左脸高高肿起。

原本清秀的少年脸颊泛起疼痛的光泽,肿起的脸颊令他不得不眯起眼望向千晴。

便见千晴手中捏着一块赤红色的令牌,正状似无聊的来回上下抛弄。

令牌正反两面分别雕刻仙鹤形状。

正面仙鹤展翅欲飞,反面仙鹤垂首梳羽。

令牌巧夺天工,仙鹤的每一根翅羽都雕刻得栩栩如生。

黄鹤看着那令牌的模样,愣了一下,抬起手摸了摸肿痛的左脸。

他左脸上凹凸不平的肿起,顺着轮廓抚摸,赫然印着一只仙鹤的形状。

原来刚才攻击黄鹤的黑影,就是千晴手里捏着的令牌!

“你……”黄鹤含糊着张口欲骂,但一旦他张口牵动脸部肌肉,疼痛便会加剧,几乎要控制不住得虎目落泪。

黄鹤大惊,连忙背过身去。

像他这样年纪的少年,要他在众人面前痛到流泪,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站在黄鹤身边的师兄齐齐上前一步,将师弟挡在身后,不悦道:

“我等是潦极洲东陵仙宗门下弟子,不知两位缘何上来便动手,让我师弟如此难堪!”

千晴与临子初两人面上都带着面罩,可苦终宗的弟子很快便瞧出了两人的跟脚,个个欢呼雀跃,想要与千临两人交谈。

可因为这里还有东陵仙宗的修士,一行人只得强行忍耐,将想说的话咽到肚子里,勉强做出冷静模样。

千晴抛弄着手里的令牌,笑道:

“你师弟的脸面是脸面,正梧洲修士的就不算脸面了吗?”

话一出口,苦终宗的修士齐声欢呼,有人暴呵道:

“好!”

“师兄说的太好了!”

“你们欺人在先,臭不要脸!”

正梧洲居民彪悍易怒,骂人的语句张口便来。

其中东陵仙宗修士不甘落后,也怒声斥责,“有胆来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