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18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我给了你机会,如果你先救这个孩子,我就饶了你。”似乎是有些怅然,那尖脸的修士眼中浮现了哀愁的神情,可很快又变得愤怒狰狞:“可你如此让弟子寒心,就算别人家的孩子受伤较轻,你也还是选择救你自家的孩子!这就怪不得我了!”

束忠骇然,一下子认了出来,叫道:“是你!是你——”

话音未落,“伯洛”抬起右手,掌心捂住束忠的口鼻。

只见两团黑雾主动钻进束忠的体内,束忠挣脱不了,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伯洛”哈哈大笑,站起身来,右脚猛踩,将束忠家那六岁的小辈头颅踩碎,脑浆迸裂。

而后提起束忠的衣领,将他拖到仁心殿外。

刁拙仙君负手立于仁心殿外,见“伯洛”手提束忠,意欲离开仁心殿,丝毫不显吃惊。

“别忘了你我间的约定。”刁拙叮嘱道。

“呵呵,”尖脸的少年修士回首,深深看了刁拙一眼,道:“你放心。”

不知过了多久。

束忠只觉得有一股凉气忽然吸进鼻腔之中,刺得他五脏六腑都痛了起来,他闭着眼,天崩地裂般的猛咳一阵后,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左手剧烈的疼痛就叫他忍不住发抖,几欲昏去。

想到自己贵为正阳仙宗仙君之列,不可呻/吟示弱,是以紧咬牙关,强忍着没有痛呼出声。

“你醒啦?”

正对着束忠,有一个颇为阴柔的男声传了过来。

束忠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男子,没有出声,转而望向四周,想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什么地方。

这里山壁环绕,光线昏暗,似是某个山洞深处。

因久久不见天日,此处极为潮湿,地表积了一层滑腻苔藓。

回想起对方短短片刻便将自己制住,逃避正阳仙宗层层耳目,将自己带到这里。

想来对方筹划细密,在绑架束忠之前,恐怕演练过不止千万次。

既然如此,对方定然也不会让自己认出这里是哪,也休提逃走之事了。

想到这里,束忠放弃了观察四周的动作,转而去看自己受伤的左手。

他的双手被锁链缚住,高举过头,整个人被生生吊起,重量全都承受在双臂之上。

束忠左手本就受了伤,这一下更是痛入骨骼。他脸色苍白,额头上沁出大量的冷汗。

“伯洛”坐在束忠前方的一块巨石上,颇为欣赏地打量着束忠的反应,好一会儿开口道:

“……认得我吗?”

束忠哼了一声,眉端紧蹙,道:“你究竟……究竟是谁?怎么冒充得我伯洛徒儿?”

“哈哈哈!”那修士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可笑的笑话,仰头长笑。他不再假扮伯洛后,化为原身,是个极为消瘦的少年,喉结尖锐,脖颈处青筋分明。

“冒充?师父,你也太糊涂啦,哪里有什么伯洛徒儿,自始至终,便只有我一个人啊!”

束忠脸色骤然变了,叫道:“你究竟是谁?!”

那修士长身而起,一步步走到束忠面前,边走边说:

“好师父,你方才不是认出了我吗?我这张脸,你认得的,怎么又来问我是谁呢?哦——原来你认出了我,却不知道我的名字,是也不是?”

“臭贼,”束忠当然记得这张脸,他有些慌了,不顾左臂疼痛,用力挣扎,将锁链震出铮铮声响:“你有何目的?私自绑走正阳仙君,你可知该当何罪!”

那修士又笑了,他道:“我怎么不知道呢?师父,莫要喊了。到了我这里,便是东昆仙主复生,也绝不可能将你救出去。”

束忠左臂剧痛,脊背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修士似乎是故意要看他受惊的表情,走得更近了,紧紧贴着束忠的脸,似乎要将他脸上的每一寸恐惧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

“你知道我是谁。”那修士心情愉悦,道:“但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好教你知,徒儿本名姓柯,名婪奕。”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