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23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他的四肢僵硬,好像肉馅被人剁碎成无数截,根本无法动弹。

平日如温水般周转与全身的灵气,像是找不到路一般,无头苍蝇似得在自己体内乱撞。

束忠试图吐纳灵力,可没有一滴灵气听自己的控制,反而引得身体剧痛,浑身是汗。

“孽徒!”束忠大怒:“你做了什么?”

“师父,你都已经知道了,何必问我呢?”柯婪奕笑了起来,他点点头:“没错,这不是噩梦。我已经将你的筋脉震断,揉碎灵根。自此之后,你再也不能踏入仙途,变成了一个没有修行资质的凡人啦。”

当真是晴天一个霹雳,陡然打将下来。

毕生修为,一朝既去。

束忠如遭雷击,耳边轰隆作响,喃喃自语:“什么?什么?”

他全然不敢相信,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个地步!

不久前,他还在正阳仙宗演武台,出席开幕仪式,赢得四洲喝彩。

怎么这样快,他便被人废去修行资质,成为了废人呢?

他不敢置信。

“你这孽徒!!”

束忠声嘶力竭地破口大骂,只可惜被震断筋脉后身体虚弱,声音也不如何响亮了。

“你怪我没救你妈妈,可我便是不救,又如何?正梧洲医修千千万万,所有人都没有救她,为何你偏偏要同我作对?柯婪奕!!这些年,我哪里亏待过你?要你如此狠辣决绝,废我毕生修为?!”

柯婪奕哼了一声,冷冷道:“师父,我给过你机会的。你以为是谁将那些凡人的心魂挖出,又让他们保持不死?都是我啊,我费尽心思,让你耗费灵力。又潜入束仙君家族,盗得你族人小辈。我耗费心力,全是为了考验你。”

“……”

“因为你这些年来,实在是待我很好,行为举止,又当真是绝代名医风范,我几乎都要相信了……相信你二十六年前……确实是问心无愧,呵呵……”

讲到这里,似乎是有些伤感,柯婪奕叹了口气,又道:

“所以我心想,如果你通过了我的考验,我便饶了你。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只不过是稍微一点小的考验,你便原形毕露,丑态辈出。师父啊!师父!你是怎么实践你的“仁心仁术”的呢?!二十六年前,你说众生平等,而我母亲伤势过重,你无法为母亲治疗。二十六年后,你族小辈明明伤势更重,你却先为他疗伤!!这一次情况与二十六年前有何不同?为什么当年你不救我的母亲,这一次,却又去救你的族人呢?”

第199章

束忠几次开口试图辩解,都被柯婪奕打断。

“若人当真是分三六九等,那你又何必放言说不会放弃每个凡人的性命?”

束忠浑身剧痛,心灰意冷,终于不再争辩。

这位仙君性格不像凤昭明那般刚硬,他颇为护短,善良柔弱。

见柯婪奕如此暴怒,束忠心想还是顺着他些,别再激他是好。

良久,束忠叹道:

“……我虽是仙修,终究……也只是个凡人。”

柯婪奕冷冷地看着他:“没错,本座便让你永远做个凡人,岂不妙哉?”

束忠道:“都过去二十六年了,你还不能放下吗?徒儿,这些年来,师父怎样对你的,你都忘了吗?”

刹那间,束忠平日里严厉却恳切的抚育,呕心泣血的教养,种种事件,纷至沓来,映入柯婪奕脑海。

“……不是二十六年。”

柯婪奕眼神挣扎,良久,他叹了口气,恢复冷峻神情,咬紧牙关。

“你毁了我的一生。”

他恶毒地看着束忠,忽然抬手解开师尊青绿色的衣袍,露出仙君光滑的上身。

右手食指对准束忠右胸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