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46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柯婪奕的手指略微一顿,但很快力道又在加重,眼看就要逞凶作恶。

便在这时。

有一修士站在地牢的入口,冷声道。

“够了。你还要给我添多少麻烦?”

柯婪奕收回手指,望向那边。

站在地牢门口的,是一位白衣冷面的修士。

他双手环抱在胸前,倚在山壁上,长身鹤立。

赫然便是正阳仙宗的刁拙仙君。

柯婪奕松开抓住束家小孩头发的手,将他推到地上。

那小孩站起身,一瘸一拐地扑到束忠怀里,哭个不停。

柯婪奕眼神冰冷,对那小孩道:“你若再哭一声,本座便将你舌头割下来,说到做到。”

那小孩登时僵住,紧紧缩在束忠胸前,动也不敢动。

柯婪奕哼了一声,走向地牢门口。

他对刁拙道:

“许久不见,近来可好?咦,你的脸……”

就见刁拙右脸红肿,似乎被人打了一拳。

刁拙侧过头,没有回答,只是叹了口气,道:

“你将束忠虏来,已给我添了不少麻烦。这会儿把整个束家的凡人尽数绑到这里,让我焦头烂额,很是为难。”

柯婪奕懂了,他笑了起来,道:“我知道了。你一直‘找不到’背后的元凶,所以惹玄英仙尊生气了,是不是?我便说,找遍整个正阳仙宗,也只有玄英仙尊胆敢对你动手了。”

刁拙冷冷地看着他:“不错,所以请你收敛一些,不要再闯祸了。”

“当然,我把整个束家的人都绑到了这里,连条狗都没放过,已经完事了,再不会闯其他祸事,刁拙仙君,尽管放心。”

束忠本在低声安慰怀里的孩子,听到这里,怒不可遏,吼道:

“刁拙!好个刁拙仙君!却不知我束某人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对待我?!”

刁拙抬眼望去。

昏暗中,就见束忠仙君遍体鳞伤,衣衫狼狈。他情绪激动,剧烈挣扎,瞪着刁拙的眼里直欲喷出火来。

刁拙二话不说,上前跪在束忠面前,“嘭嘭嘭”,先磕了三个响头。

束忠一愣。

“束忠仙君,实在是对你不住,刁拙也是迫不得已。”

刻意没用灵力护体,有一缕鲜血顺着刁拙额间流了下来,他道:“我知道你近日受尽折磨,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你所承受的一切痛楚,我都同等程度的受了。”

说着,刁拙撩开自己衣襟,露出的胸膛上,果然被烙铁印上了“不仁不义”四个字。

除此之外,这仙君的皮肤遍布青紫瘀痕。

刁拙掌管襄和峰,为了撬开罪犯的嘴,他整日与酷刑严吏打交道,对疼痛刑罚钻研甚深。

既然他说是相等程度的疼痛,那便是相等。没多一丝,也没少一丝。

束忠看着刁拙,喃喃道:“那……是这魔头逼你的,是不是?”

闻言,柯婪奕嗤笑一声,身体斜靠在墙壁上,冷冷看着束忠,没有说话。

就见刁拙仙君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想要的东西,只有柯道友能帮我拿到。”

束忠大怒,他道:“你贵为正阳仙君,有什么是非要靠邪门歪道才能得到的?你……你到底在想什么?”

刁拙沉默了许久,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