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47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恕不能言。”

“有何不能直说的?反正再过几日,我这师尊,便去陪我妈妈了。”柯婪奕嬉笑两声,对束忠道:“你还不知道吧?这位刁拙仙君,对他的师尊玄英仙尊,情有独钟。偏偏玄英仙尊不解风情,屡次拒绝不提,还想方设法,想要摆脱这位弟子。”

“……”

束忠瞪大眼睛,表情好似吞了一根鱼骨,卡在喉间,既难受,又厌恶。

“所以,刁拙仙君想了个办法。他助我将你绑至此处,又故意放纵我将束家凡人虏获而来,要我以此威胁正阳仙宗。”

束忠愕然:“什么威胁?”

柯婪奕笑道:“威胁玄英仙尊,除非他自愿封闭浑身灵力,手无缚鸡之力,之身前来这里,自投罗网,以人换人。否则我就要撕票,将你的这些徒子徒孙,尽数杀头。”

束忠闻言,脑袋“嗡——”的一声,好似当头一个霹雳打来。

原来这贼子还有这样的图谋!

“怎么样,这方法既让我报的大仇,又能叫刁拙抱得爱侣归,是不是双赢的妙计?”

束忠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他对柯婪奕早已心冷如铁,此刻只是对刁拙破口大骂道:

“刁拙,你的所作所为,是在背叛正阳仙宗,背叛正道!你自私至极,你简直……”

想到玄英仙尊对正阳仙宗意义之重大,束忠心脏都仿佛被冻结了一般。

下一瞬,束忠忽然以头猛撞身后的岩石,竟是要以身殉道,免得玄英仙尊受到胁迫。

然而,此刻束忠仙君修为全无,连求死都成了难事。

一直跪在束忠面前沉默的刁拙仙君,上前将他拉住,道:“束忠仙君,你这是何苦?”

柯婪奕也紧张的上前一步,见束忠全身无力,根本没有自尽的可能,松了口气,嘲笑道:“师父,你以为你死了,我们便不能胁迫玄英仙尊了吗?呵呵,知道你死了的人,没有一个能离开这里,更别想活着到正阳仙宗报信的。”

束忠泪流满面,看着刁拙,喃喃道:“你我曾有同宗情义,求求你,杀了我吧!”

刁拙沉默,后用力一推,将束忠想用来自尽的石块,推得离他远了些。

“哈哈……”

柯婪奕仰头大笑,没有什么比看到束忠此时生不如死的表情,更令他愉快的事情了:“刁拙仙君,你实在是让我太满意了。本座这就给玄英仙尊传音。”

便见柯婪奕轻轻打了个响指。

一只黑色的蝙蝠凭空出现,携着浓黑色的雾气,扑打着翅膀,朝正阳仙宗飞去。

第205章

演武堂内。

有一高高瘦瘦、相貌柔美的修士,盘膝坐在正阳仙宗仙尊座列,他年纪不大,便已坐稳正阳仙宗冬尊“玄英”宝座。

玄英仙尊双眼细长,微微合着,分出一丝心神留意下方比斗的战况。

“天”字演武台上,千晴与瘦喜的比斗仍在继续。

就见瘦喜坐在演武堂的一个角落处,小心的收敛着自己的气息。

而千晴则被浓雾裹在正中央,看不清身影。

包裹住千晴的浓雾,是由一种名叫做“蜃”的仙兽吐出的雾气,有致幻的效果。

此刻瘦喜似乎全然占据了上风,他不仅用蜃气前置千晴,令其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幻境之中,同时,瘦喜也十分谨慎。他怀里有一条细小的条形兽宠,正不断喷出滚滚白雾,小心的将随着时间推移,有些蜃气薄弱的地方修补完整。

旁人均为千晴擦一把冷汗,不知他是否有冲破幻境的手段。

玄英仙尊却是别过脸,用袖口遮住不雅的哈欠。

“小仙主在这次演武会上表现的相当有意思。”

袖口下,玄英仙尊狐狸一样的眼睛眯成弯月形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