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61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若这招使在玄英仙尊身上,封印他记忆的招数修为也会倒退。

此时玄英仙尊有出窍修为,刁拙解不开出窍修士的封印。

若他修为倒退,哪怕是仅仅倒退一步,退为化神修为的封印,同为化神修士的刁拙,也有办法能将其解开。

这刁拙仙君好生算计,谋划多时,却硬生生忍耐,直到将己身修为提高到化神境界,方才施展大计划,动辄雷霆手段,将堂堂正阳仙宗的仙尊之一胁迫而来。

想到这些年来,刁拙仙君鞠躬尽瘁,兢兢业业,以一人之身,守下襄和、功德两座险峰,为人敬仰;可内心深处,却均是阴谋算计,束忠不由的打了个颤。

他额间有冷汗落下,宽慰自己:玄英仙尊修为高深,人又精明,看刁拙对他似乎是有些情意的,他落在这里,未必能受到什么伤害。

反观自己,身受重伤,灵力被废。实在是不应该再分过多心神,考虑玄英仙尊的安危。

束忠仙君虽然明白这些道理,却始终无法掩饰自己忧心忡忡的神情。

却说,正阳仙宗演武会后。

望我家的独子,望我千晴,以二十几岁的年纪一举夺得演武会的桂冠,成为万万年来年岁最小的甲首修士,一时间风光无限,盖世无双。

他想做的事,没人再违背他。

所有人都围着千晴打转,满足他想做的一切事情。

当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

可不知为何,今日白藏仙尊所住的仙殿内,却传来了千晴愤怒的吼声。

只听千晴提高声调,不敢置信地问:

“外公,你说什么?”

白藏仙殿内,有一白首老人,垂目驼背,神情严肃。

他看着台下激动地站起身来的千晴,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白藏仙尊挥了挥手,道:

“千晴,坐下。”

千晴满脸怒容,上前一步,道:“外公,你的意思是,不同意我与万水城临门子初的婚事了?”

白藏仙尊摇了摇头,说:“不,千晴,外公同意你二人成亲。你可以娶临子初,将他纳入望我尊族中。但有个条件。那便是,你这一生,不可只有他一个道侣!”

此言一出,临子初脸色登时变得煞白。

“放……!”

千晴大怒挥袖,举起手臂,身体都在颤抖。他连忙转身将破口而出的脏字咽了下去,忍了忍,他声音沙哑,道:

“……外公,你一向是最疼我的。这一次,我却是想不出,你究竟为何要这般为难我了!”

白藏仙尊看了看千晴铁青的脸色,又看向站在他身边的临子初,张口欲言。

“好了,”千晴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若你要说那些什么门不当户不对的鬼话,请不要说了,我一句也不想听。”

千晴这话说得颇为无礼,似乎不应用这样的态度对待长辈。

可是白藏仙尊却不以为忤,只是点了点头,而后道:

“此事与门户无关。子初,我如此这般是因为……”

临子初面色苍白,见白藏仙尊犹豫着没明说,心中了然,接口道:“正梧洲男修之间难以孕育子嗣。望我族血脉本就稀薄,仙尊是在担心望我尊族的后代子嗣。”

白藏仙尊神情肃穆,点了点头。

临子初开口道:“当年千晴之母以己身之肉,诞下一子。她能如此,百十年后,难道我便不行吗?”

临子初言语时,这个一向高雅淡泊的仙家修士,眉眼间尽是倔强刚硬的神情,与千晴如出一辙。

白藏仙尊叹道:“你有多大的能耐,能使出当年我小女施展的逆天禁术?即便你能使出,子初,你有仙主脊骨吗?”

千晴道:“我们两个的事,你便不要管了。”

“千晴,莫要胡闹啦。你以为这是你们两个的事吗?”白藏仙尊道:“你站在了这个位置上,便要为天下人考虑,不能只顾一己之私,图自己痛快,不顾宗门家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