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65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千晴愣了愣。

其实他当然察觉,白藏仙尊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只是千晴修为不足,并不知道,白藏仙尊的身体状况已经恶劣到了需要临子初这样的小辈开口劝慰,以免他死不瞑目的地步。

千晴道:“你……你怎么不早同我说?”

不等临子初开口,千晴自己便想到了答案。

临子初自是不会无端说这些话,叫千晴徒增烦恼担忧的。

“外公……外公他其实……已经活不长了吗?”

千晴泪水滚滚而落,滴在衣襟上,发出浸润的水声。

临子初既爱又怜,他叹了口气,抬起手,将千晴的眼泪一滴滴擦干,低声道:

“你我这次前来野岭峰,也有圆白藏仙尊遗愿的意思。阿晴,别哭了。人都是要死的,你和我也一样。可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千晴破涕为笑,道:

“我便是知道,你喜欢我的。你心中不会真的想说那样伤人的话。”

两人和好如初,牵着手向前走去。

愈向前走,山雾愈加浓稠,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待到后来,千晴与临子初全然分辨不出昼夜更替。

不知走了几日,千临二人停住脚步,站在万丈悬崖边上。

可按照地图显示,悬崖便应当是野岭峰所在之地了。

千晴与临子初心知古怪,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

便在这时,悬崖对面,有一清朗的男音,远远传来。

“阁下何人,为何闯入野岭峰的地盘?”

千晴与临子初齐齐对视一眼,均想:可算是找对地方了。

尽管千晴父亲与野岭峰峰主颇有渊源,出于种种原因,此时却已不方便旧事重提。

于是千晴抱拳道:

“我师兄弟二人仰慕野岭峰盛名,盼望前来拜师学艺。”

悬崖对面,男声久久未回。

山体周围的浓雾,却逐渐消散了。

千临二人神识外放,不一会儿,便看见有一皮肤黝黑、身着兽皮的年轻修士,悬空立于悬崖上方。

仔细看来,才发现兽皮修士脚下踩着一根极细的锁链,连接悬崖相接的两座山体。

“你二人可是正阳仙宗门下修士?”

千晴与临子初略一停顿,而后开口道:“不,我们是苦终宗门下弟子。”

当年野岭仙人与东昆仙主闹得厉害,时至今日,野岭峰也不允许有正阳仙宗门下修士进入。

“可有令牌示身?”

这却难不倒他们,只见千临二人同时拿出一块苦终宗门下弟子佩戴的令牌出来。

兽皮修士神识探来,仔细观察,没有发现问题。

毕竟千晴与临子初前来之际,以做好准备。这令牌乃是从苦终宗瘦喜手中借来,货真价实。

“原来是苦终宗的道友。”

兽皮修士观察一阵后,双目如电,看向千临。他虎目生威,朗声道:“只可惜师尊大人今日不愿收徒。二位请回,改日再来。”

言罢,转身便要离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