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79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他在心爱之人身边待了许久,知道玄英厌恶,不敢乱动。可画完断肠阵后,刁拙只道自己必死无疑,心中一松,竟然全身滚烫如沸。

刁拙又惊又窘,慌忙看向玄英。

便在这时,异象陡生。刁拙眼前一黑。

只听得“铮!铮!铮!”

三声整齐的铁链断裂声。

玄英仙尊双手发力,手腕粗的铁链拦他不得,应声断裂。

铁索断裂的巨力将刁拙崩开,刁拙后仰重重摔在地上。

他头脑中一片空白,只想:为什么他能挣脱开?难道他的修为……

玄英仙尊脸色冰冷,再无一丝笑意。

他站起身来,高大逼人,一步一步走近刁拙。

刁拙躺在地上,全无反抗之力。

忽然,玄英单膝跪地,握住深深刺入刁拙腹部的判官笔。

判官笔被玄英毫不留情地拔了出来,带出大量鲜血。

剧烈的疼痛让刁拙惨叫出声。

玄英左脸也被刁拙喷出的鲜血染红,他随手扔了判官笔,另一手箍住刁拙的脖颈,逐渐用力。

刁拙立时噤声,他痛得连连吸气,却无法呼吸,只能用力抓住玄英的手腕,挣扎微弱。

只听得“咯咯”收紧的声音。

刁拙面色通红,眼看就要给玄英生生扼死。

“别……”

放任刁拙不管,半个时辰后,他便会死了。

玄英是有多恨,多气,才会在挣脱束缚后,第一件事,便是取刁拙性命?

想到这里,刁拙忍不住哭了出来。

大量的眼泪瞬时留下,冲刷着刁拙满是鲜血的脸。

“求你……”刁拙踢打着挣扎,他咽下一口血水,艰难出声,眼露哀求:“……别杀我……”

死亡并不可怕。

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可我唯独不想死在你的手里。

玄英眼底深处有一抹戾光闪过,神情挣扎。

犹豫了一瞬间后,玄英冷哼一声,忽而松开紧箍刁拙脖颈的手。

刁拙长吸口气,登时咳嗽起来,呻/吟不止。

玄英抬起脚,用脚尖将刁拙踢出“断肠阵”,又用脚尖将此阵相连的墨痕擦掉,轻而易举破坏了这个不算简单的“玄”阶阵法。

之后玄英冷眼旁观刁拙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的惨状。

“刁拙,日后若再被本尊听到你提起‘常生’二字,后果如何……,你自己好生考量。”

言罢,玄英仙尊震动衣摆,箭步离开古寺魔窟。

刁拙喉咙里满是鲜血,根本无法停止呕血的动作。

可他挣扎着想直起身,看一看那人远去的背影。

玄英仙尊身子极高,人又消瘦。

离去时,衣襟缓荡,犹如剪线的纸鸢,迅速自刁拙眼瞳中消失无踪。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