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80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

刁拙胸前衣襟尽是鲜血,被染得通红。

他全然不为重伤的自己疗伤,尽管面前再没有半个人的踪影,可仍是勉强撑着身子,浑身颤抖,盯着前方。

“哈……”

良久,一声破碎的笑声自刁拙胸腔深处发出。

他笑着,眼泪却滚滚而落。

刁拙再也支撑不住了,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右脸颊紧贴着石壁,眼泪瞬时将他的右脸打湿。

便在这时,忽听得足声轻踏而来。

有一个尖脸大眼的年轻修士,身形有如肆虐的黑沙,呼啸而来,凝成人形。

这年轻修士步伐轻快的走到刁拙身边,然后蹲下身,凑到刁拙身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地上那人悲惨的脸。

“刁拙仙君,好可怜呐。”

此人竟然是根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柯婪奕!

现下刁拙身受重伤,柯婪奕只要用一根手指,便能将他杀了。

可柯婪奕并没有动手,他甚至抬起手,用冰冷的手心将刁拙左脸的血和泪擦下去一些。

然后兴致勃勃地将带着血的眼泪举到自己面前,不断打量,口中道:“那玄英仙尊真是可怕,对你好凶。想本座母亲仍在人世时,对我何其爱怜,何其疼惜。哪怕是本座的大仇人束忠,对我教导也是呕心泣血,视若己出。和本座相比,你可比我惨多啦。”

柯婪奕笑道:“你越惨,本座越开心。之前你自背后偷袭,刺我一刀,又伙同旁人背叛本座的大罪,本座便大发慈悲,饶了你。”

刁拙默默落泪,一言不发。

眼看刁拙气息越来越微弱,柯婪奕一把抓住刁拙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

“你心如死灰,但求一死,是不是?哼,本座偏不让你得逞!”

另一面。

正梧洲,古寺魔窟不远处。

不期云生西北,雾锁东南,落下雨滴,渐大起来。

虽是夏日,天亦极寒。

束忠仙君遍体鳞伤,受伤的手掌疼得厉害,被冷雨一浇,直痛得打起哆嗦。

在束忠仙君前方疾行的修士,身着蓝袍,双目无神。

赫然是近日风头无两的开源仙宗二宗主,百忍了。

此时百忍宗主浑身湿透,雨珠一滴一滴的顺着他额前碎发落下。

雨天路滑,百忍宗主无法动用灵力,神识不可远散。

一不留神,脚下踉跄,险些摔在地上。

束忠连忙伸手去扶,被碰到伤处,登时疼得面容扭曲。

谁知百忍狠狠将他的手甩开,冷声道:“别碰我。”

“……?!”

束忠生性慈善,本也没想听百忍道谢,可这样的反应实在是令人愤怒。

他刚想开口骂上几句,忽见不远处有个破庙。

登时转移注意力,束忠惊喜道:

“百忍宗主,前面有个破庙!雨下得这样大,我们过去避避雨,如何?”

百忍怒道:“哪里有时间歇着?不知何时,那柯婪奕便会追过来。本尊答应凤……答应正阳仙宗,将你护送到擎天之柱,莫要废话,赶路要紧。”

束忠道:“既然我宗知晓你来这里的事情,为何不派人来接寻你我?玄英仙尊都在古寺魔窟中,生死未卜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