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99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不敢当,小弟怎会知晓仙人之意?请主管拆开信笺,便能得知。”

归皂不再推辞,将印有野岭仙峰花押的信封拆开,神识探入。

这一看,真是惊得一身冷汗。

“什么?!”

归皂大吼一声,将宴会上的宾客吓了一跳。

“野岭仙人说……说小主人会早早夭折,注定活不过二十岁。什么!怎么会这样!”

归皂形象尽失,他脸涨得通红,怒气冲冲,提了年轻修士的领子,大声道:“野岭仙人说得都是狗屁!我一个字也不信!”

年轻修士丝毫没有惊讶,任由归皂对自己施暴,口中还道:“仙人已将你家主人的命格演算结果附录于上,你一看便知。信与不信,皆在你心。”

归皂浑身颤抖,松开年轻修士的领子,捧着书信又看了下去。

他情绪激动,薄薄的书信被他的手指震得不住颤抖。

当他读完信后,整个人瘫软着坐在木椅上,抱住了头。

“这信上写……若要救主人性命,就要将他送到野岭仙峰。”

“此后东昆不得步入凡尘,成为野岭仙人门下弟子。”

“这……”

望我东昆,年有三岁。

归皂牵着幼年东昆的手,将他送到野岭仙峰山峰之下。

“主人,老奴无用,只能送你到这里。这野岭仙人占卜之术,惊为天人。老奴请了无数德高望重的修士,想要算主人的命格,都被告知,只要是野岭仙人出手,那便没有错的可能。……接下来的路,只能您一个人走啦。”

归皂跪在东昆面前,大哭出声,满眼泪水。

东昆心中既忐忑又害怕,可他看归皂如此伤心,强忍着,硬是没掉一滴眼泪。

东昆抬起手,将归皂脸上的眼泪擦净。

“好了,你回去吧。”

“主人!请一定保重好身体。”

东昆点了点头,小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山雾之中。

山路崎岖曲折,东昆年纪太小,走了一会儿便累了。

他坐在路边一块颇为光滑的石头上,伸手搂住自己的膝盖。

便在这时,有一个男音自头顶传来。

“臭小子,你想哭吗?为何不光明正大的哭出来,反而躲躲藏藏?”

幼年东昆猛地抬起头来。

头上树叶簌簌响起,光影斑驳。

有高大的修士,头发花白,自树上跳下,瞪着东昆。

东昆果然满脸是泪,可他竭力忍耐,小小的身体无法遏制地颤抖。

“因为……因为我是来见这里的仙人的。我第一次见他,如果……如果哭了的话,”东昆用衣袖擦着自己的脸,哽咽道:“他会以为我心里不开心,以为我讨厌见他,这实在是太失礼……呜呜……”

那头发花白的修士双眼微微睁大。

他全没想过,这样体贴的话,会从一个三岁的孩子口中说出。

修士蹲下来,仔细看着东昆的脸。

“那你没有不开心了?”

东昆肩膀颤抖,道:“我只是……有一些难过。”

“好孩子。”修士长臂一伸,将东昆搂在怀里,站了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