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717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千晴又在地上俯了好一会儿,虽知临子初此刻疲惫,应听从野岭仙人言语,将他扶起离去,可想到师祖大恩难以为报,便无法起身。

野岭仙人看着千晴俯下的脊背,心中感慨万分,他轻叹一声,对着千晴轻轻一指。

一个叠成方胜,刻有花押的信笺,飘飘然落在千晴面前。

又有一块金灿灿的令牌,嗖的一声,钻到千晴的乾坤袖中。

“你把这个拿给白藏去看,他便明白,不会再阻挠你们的婚事了。这令牌,也是物归原主。千晴,初儿,好孩子……你们,你们下山吧。”

千晴一怔之下,接过信笺。

看清信笺上的花押,颇为眼熟。

猛然想起这是东昆仙主诞生之后,野岭仙人交给送给望我尊族的,代表野岭仙峰的印记。

他心知野岭仙人所言不假,千晴感激之下,喉咙好像被什么噎住了,连眼睛都有些发热。

众人均说千晴性格争强好胜,翻脸无情,但实际上他还是遗传了父亲善良的天性。

别人对他好一分,他便想对人好十分,是个极重感情的人。

眼见野岭仙人对自己与临子初呵护至此,千晴眼神坚定,神情复杂,顿了顿,不再犹豫。

他右手手指合拢,做出“捏”的动作。

下一瞬,有一根细长的脊骨,出现在千晴手中。

那脊骨通体透明,莹莹泛着圣洁的白光。

气息内敛强悍,又有一种包容万物的柔和质感。

看着这脊骨,野岭仙人失态的呆了呆。

“这……”

“这是家父留下的遗物。”千晴神情不舍,最后看了一眼那脊骨,便松开手指。

脊骨便像是没有重量一般,晃晃朝野岭仙人方向飘去。

那一瞬间,野岭仙人再也控制不住,他猛地站起身,上前一步,将那脊骨一把抓在手里。

野岭仙人的脸上露出悲凉又落寞的表情,他死死抓着那根脊骨,脸颊都在颤抖。

“这是我……是我徒儿东昆的遗骨?”

千晴点了点头,喉咙做出吞咽的动作,这是他父亲唯一留给他的东西。可是千晴觉得,把这脊骨留给野岭仙人更好一些。

千晴轻声道:“师祖,我将这脊骨交给你啦。”

野岭仙人难以形容自己的感受。

他想放声大哭,又想高声狂笑,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多少年了,野岭仙人总在想,那时候的自己下定决心,将望我东昆接到仙峰,到底是对是错。

既然知道天命不可违背,东昆的命运早已注定,那么无论他做什么努力,都只能延续徒儿的性命,不可改命,又为何要收东昆为徒?

最后眼睁睁听说东昆死无全尸的下场,野岭仙人后悔吗?

——后悔啊!

野岭仙人心中悔恨交加,受尽折磨。

早知如此,当初何必要收下这个徒儿,为他延续性命,再眼睁睁看着他遵循自己命运的轨道,走向毁灭?

然而当千晴将自袖中摸出那根透亮的,带着盈盈白光的脊骨,递给野岭仙人时。

野岭仙人感受到了脊骨上缠绕着的,散发出的犹如潮水般温柔、宽广的气息。

隐约间,他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那个独自一人登上仙山,强忍泪水的孩子。

他怎么不后悔?

他被困在牢笼之中,眼睁睁的看着东昆死前凄惨的情况,却无论如何无法挣脱出身,救徒儿性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