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722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听到千晴的声音,趴在地上的百忍浑身颤抖。

大量的血液顺着云豹身下流淌,将他周围的地面弄湿。

百忍挣扎着想要起身,好不容易撑起前肢,浑身戒备,对着千临二人张口吼叫威吓。

只是重伤之下,体力不支,很快又重重摔到了地上。

这一摔看起来都痛,千晴甚至后退了一步。

云豹失血过多,终于挺不住,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两人看着百忍身上狰狞的伤口,均想,若放任百忍一人在这月老祠中,不出一日,野岭仙峰便会多出一头云豹的尸体。

尽管千晴与临子初心知,百忍宗主必定是犯了滔天的大错,才会落到如此地步。

但在弄清事实真相前,他们两个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百忍死在自己面前。

于是千晴将临子初抱到一边,让他坐下。

千晴单膝跪地,看着临子初,道:“你在这里歇一会儿,我去看看百忍宗主。你身上还有疗伤的丹药吗?”

临子初脸色苍白,应了一声,摸出几个瓷瓶,递给千晴。

叮嘱道:“小心些,百忍宗主化为原形,不知会不会突然发狂。”

千晴点了点头,果真听话,小心翼翼地走到云豹身前。

临子初的担忧有些多余,因为面前的云豹实属强弩之末,再也没有抵抗能力。

即使是凡人也能将他轻易制伏。

千晴打开瓷瓶,倒出几粒丹药。

丹药清香扑鼻,被千晴用掌心揉碎,散发出温热的气息。

千晴蹲在百忍宗主原形所化成的云豹身前,将涂有灵药的手掌擦抹百忍胸前狰狞恐怖的伤口。

“咦,”千晴凑近了看百忍身上的伤口,惊声道:“沧舒,好奇怪。你看百忍宗主身上的伤……这伤口显然是他的佩剑,仙剑‘百忍’弄出来的。”

百忍宗主身为剑兽族人,原名有异族人的特点,离奇古怪,是以百忍宗主弃之不用,无人得知他真名是什么。

众人称呼他为百忍,乃是因为他所持有的仙剑名为百忍。

这把剑剑身极薄,纵观正梧洲所有叫得上名的仙剑,百忍仙剑造成的伤口最薄,但伤口最深,也会给敌人带来最强烈的疼痛感。

此时千晴见到云豹胸前深可见骨、薄若宣纸的巨大伤口,迅速断定,这伤口是仙剑百忍造成。

狰狞的伤口在灵药的修补下缓慢愈合,血流渐缓。

百忍仙剑刺人最痛的传言果真不假,即使云豹昏死过去,身体仍不自然的痉挛发抖,从喉咙中发出戒备的痛楚吼声。

临子初心思细腻,他看了一会儿,便问:

“阿晴,百忍宗主周身,为何一丝灵力都没有?”

千晴怔住,他被刺鼻的血腥味和狰狞伤口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听了爱侣询问,方才注意到。

“是啊,百忍宗主有化神修为,即使化为原形,也不该无法动用灵力。怪不得方才那些紫衫修士胆敢堵在月老庙前,原来是因为百忍宗主无法施展光阴大道的手段。”

“不错,百忍宗主一身光阴大道绝顶修为,战力强横。若非灵力禁锢,也没有人能将他伤成这样。”

他二人并不知晓剑灵守兽蕴养后代时无法动用灵力,只道百忍宗主是被人强行封住灵力。

他受的伤太重,千晴几乎将手里的灵丹尽数贡献出来,抹在云豹胸前。

却说百忍宗主手中一柄仙剑威名赫赫,名列正梧洲仙剑排行榜第四。

所造成的伤口,轻易难以愈合。

千晴费尽努力,也无法让百忍胸前的伤口彻底合拢。

百忍的出血量锐减,但也没有完全止血,过一会儿便留几滴血。

若百忍宗主醒来激烈挣扎,伤口再次崩裂,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