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756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尔月应了一声,伸手推开房门。

便见攘邪阁内,有一直接地面的通天长窗。

与其说是窗,不如说是另外一扇大门。

此时长窗尽敞,清风袭来,将昭明仙尊乌发吹动。

浮云蔽日,凤昭明独自一人盘膝坐在窗边,融入在栏槛雕楹之中。

他脊背挺直,竟似能有擎天彻地般的神通,全然便是凡人口口相传的得道神人。

尔月不由怔住。

直到那双仙人明目轻看过来,尔月方才低下了头。

凤昭明不动声色,轻声道:“坐。”

待尔月坐下后,凤昭明仔细打量他的双眼。

过了好一会儿,又推了一盏茶过去。

便见茶杯里乃是一团细若丝线的蓝茶,将茶水浸得蓝盈盈,茶香扑鼻。

“众人皆以紫茶为贵。”

凤昭明垂下眼帘,好似躁动般,右手食指不自觉地在桌上轻轻叩动:“尔月,在你看来,蓝茶如何?”

“……回禀大人,此茶清香四溢,色尤透亮,茶水好似稀蜜般,当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品好茶。”

“……”

凤昭明长身而起,面朝长窗。

看着攘邪阁外深山屹立,顾绝峰岑,川泽粼粼,仿佛那一日银河倒泻般的滂沱大雨,已经是前生之事。

——十八年了。

凤昭明吸了口气,长袖下瘦长的手掌握紧成拳,良久,他才开口道:

“本尊考量你三个问题。若你皆能答出,本尊便破例收你入门。尔月,你言下之意如何?”

尔月连忙起身作礼,惶恐道:“仙尊大人乃是正阳仙宗四位仙尊之一,弟子绝不敢奢望高攀——”

“本尊有一幼子,单名为端。”凤昭明表情淡淡的,不理会尔月言语,打断他滔滔不绝的瞻仰之词,开门见山道:“它胡闹顽皮,身体却颇为虚弱。无论本尊如何小心在意,每隔一年,凤端便会大病一场。何解?”

尔月微微怔住,半晌,轻声道:

“……听闻凤端诞生时月数不足,乃是仙尊大人您施展逆天仙术,为其强行续命。这样的孩子生而亏损,应当……应当离母体越近越好。若是贪玩跑远,想走出正阳仙宗大门,恐怕尚来不及到擎天之柱山脚,便会病倒了。”

凤昭明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又道:“第二件事,则是端儿时常口吐污言,不堪入耳,屡教不改。”

“敢问是何污言?”

凤昭明张了张口,似要言语,但终究也没能说出话来。

“此言是凤端从何人言语之处习得?”

“大抵是千晴说过,被它学了去。”

尔月道:

“既如此,仙尊大可不必担忧。凤端多半是要吸引你的注意,故意为之。下次它再满口胡言,你便用竹板抽它屁股,日后便可清净许多了。”

凤昭明皱眉,轻叹一声,道:

“……时至今日,我子凤端仍无法化为人形,口中能言的话语也是寥寥无几。是本尊害它诞生后,无母照看,险些丧命。又怎能对它动手?便是它说些污言秽语,本尊心中,也是只有怜意。”

十八年来,凤昭明独自一人照看凤端,其中艰辛困扰,从未向任何人倾诉。

而此时在尔月面前,堂堂四尊之一的凤昭明,竟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惆怅倦怠之意。

“本尊总觉,端儿它诞生之时,恐怕是伤了脑子,致使它直到如今也无法化形,且……无论它日后如何……”

“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