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当年万里觅封侯》作者:漫漫何其多

文案:

【偏执阴鸷攻X达观臆想症受】

真暗恋,伪破镜重圆,架空扯淡。

郁子宥和钟宛,效忠不同主上。

两人惺惺相惜过,明争暗斗过。

夺嫡失败后,带着两个小主上远走边疆的钟宛为了活下去,仗着自己和郁子宥年少时的那点交情,借着他的一些贴身物品,各种明示暗示,让别人觉得郁子宥和自己有一腿。

郁家权倾朝野,有了这层关系,钟宛的日子果然好过了许多,他编的故事也越来越像那么回事。

+

艳情一传千里,远在京都的郁子宥终于也听说了自己的这笔可歌可泣的风流债,活活被洗了七年脑的郁子宥恍惚间都信了,自己当年跟钟宛好像是真的有那么一段……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宛,郁子宥┃配角:┃其它:

作品简评:带着小主上远走边疆的钟宛为了活下去,仗着自己和郁子宥年少时的那点交情,各种明示暗示,让别人觉得郁子宥和自己有一腿。郁家权倾朝野,有了这层关系,钟宛的日子果然好过了许多,他编的故事也越来越像那么回事。艳情一传千里,远在京都的郁子宥终于也听说了自己的这笔可歌可泣的风流债,活活被洗了七年脑的郁子宥恍惚间都信了,自己当年跟钟宛好像是真的有那么一段……

主角两人年少时无奈分别,相隔万里,彼此成全。时隔多年再相遇,情愫一如少年时。文章悬念重重,两条时间线穿插而行,在揭秘当年过往的同时将主角两人感情层层推进,剧情跌宕起伏,有泪有笑,引人入胜。

第1章天下谁人不识君

黔安王府外的大街上,前前后后十几辆马车候着,仆役们自角门进进出出,匆匆忙忙的抬行李装车。

隔街的酒肆里,几人探头探脑的看着,嘀嘀咕咕。

“这是怎么了?王爷府里做什么呢?”

“再过三个月就是万寿节了,听说王爷府里的几个主子要进京去拜寿。”

“那还回来不?”

“废话!拜完寿不回来做什么?!”

“万寿节每年都有,怎么今年要去?”

“这我哪儿知道!”

“干活去!”酒肆的老板在两人头上各打了一巴掌,把人轰走了,笑吟吟的亲自给客人倒茶,“慢待慢待。”

“无妨。”客人是个外地人,正听的来劲,问道,“王爷府里有好几个主子吗?我之前怎么听说黔安王今年不过刚十几岁,原来已经娶妻了吗?”

“没。”老板笑笑,“王爷府里除了黔安郡王,还有王爷的一双弟妹。”

客人点点头,欲言又止,“这天潢贵胄,怎么到了,到了……”

“到了我们这穷山恶水之地了?”老板笑着接了话,“这得从先帝时讲起了……”

南疆天高皇帝远,民风开放,从不避讳议论朝政,大早上,酒肆里没旁的客人,老板索性坐下来,娓娓道来。

“先帝一共有六个皇子,先帝晚年,属意的两个皇子,一个是二皇子,一个是六皇子。

“二皇子年长持重,六皇子年少聪颖。”

“据说先帝晚年更偏爱小儿子一些,但六皇子实在太小了,先帝驾崩那年才刚满十五岁,大约是想着国赖长君,弥留之际,先帝还是将皇位传给了二皇子,也就是今上。”

“先帝驾崩后,六皇子的母妃钟贵妃悲伤过度,跟着先帝去了,六皇子那同入宫为妃的姨母小钟妃,也跟着去了。”

“六皇子外家还跟着犯了事,这一桩桩的事出来,六皇子的处境一落千丈……”

客人了然的点点头:“着实尴尬。”

老板和客人相视一笑,隐去不能说的话,继续道,“不过今上对六皇子也算好,登基的第二年就将未及冠的六皇子封为宁亲王,种种厚待……”

客人皱眉,突然想起什么来了,一拍桌子:“宁亲王!就是那个曾经被俘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