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4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宣瑞眉间尽是忧思,回头看了钟宛一眼,稍稍放宽了心,点头上了车。

钟宛上马,调转马头又去看宣从心,确定没事后打了声长长的马哨,长长的车队缓缓的动了起来,黔安王府一向不讲排场,左无人鸣锣右没人喝道,一行人安安静静的上了路,连在街上扬起的黄土都要比旁人轻几分。

两月后,众人抵达京郊。

再有半天就能进城了,黔安王府众人稍稍休整了下,钟宛被颠了足足有两个月,浑身都疼,正倚在车里小憩,突然车身一沉,钟宛抬眸,带着几分倦意:“严叔?怎么了……”

钟宛坐起来,不等他掀车帘,一人钻了进来。

钟宛大喜:“林思!”

林思身手很好,静静的上了车竟也没惊动别人,他在车里给钟宛跪了下来,钟宛一把拉他起来,“东西准备好了?”

林思点头,从怀里掏出一纸路引。

钟宛接了过来,一笑:“我那卖身契还在子……还在郁王府呢,一会儿进城要是有人盘查,我这个奴籍,说不准要被为难,有这个就好多了。”

林思是个哑巴,不会说话,闻言微微笑了下,打手势让钟宛放心。

林思是钟宛幼时在钟府的伴读,宁王之事后,曾同钟宛一起被卖入郁王府,后来钟宛随宁王几个幼子去了南疆,林思则留在了京中,暗中替钟宛照管京中之事。

手语比划的太慢,林思掏出纸笔,将要跟钟宛交代的事一一写下,钟宛打开手炉点上火,一面看一面全烧了。

马车晃晃悠悠,车内静谧非常,只能听到马车吱呀和偶尔一两声的火炭噼啪,一个时辰后,钟宛轻轻吐了一口气,“跟我想的差不多。”

林思打手语:一切筹划得当,不必忧心。

钟宛点点头,静了片刻迟疑道:“那谁……”

林思安静的看着钟宛,耐心等着。

钟宛自嘲一笑,低声道:“就是……郁小王爷。”

林思看着钟宛,等着钟宛往下说。

钟宛腹诽林思不会说话也不会看人眼色,非要抽一鞭子才能动一下,只得主动问道:“郁小王爷……怎么样?”

林思惜字如金:挺好。

两人相对无言,又安静了半盏茶的时间。

林思福至心灵,突然明白了,打手语:主子想知道他如何了?

钟宛不自在道:“他好歹……也是我名义上的姘头,这就要进京了,我关心他一两句,没什么吧?”

林思想了下,重新拿起纸笔,写了起来。

钟宛慢慢看着。

“他比我小一岁。”钟宛把一页页纸放进手炉里,轻声道,“今年也二十有三了,怎么……还未娶亲?”

“该不是……被和我的那些“艳情”牵累了吧?”

林思摇头:不是。

林思重新提笔:三年前郁小王爷及冠,皇上和安国长公主替小王爷物色了不少名门闺秀,小王爷一概辞了,说不喜欢。

林思一串写下不少闺秀来,钟宛皱眉,“这都不喜欢?那他还想要什么样的?”

林思继续写道:郁小王爷说,想要惠阳公主。

惠阳公主,今上的四公主。

钟宛呛了下,“惠阳刚九岁……他是疯了?”

林思摇头:没疯,人挺好的。

钟宛失笑:“皇上那么宠他,别是真答应了?”

林思写道:没有,皇上盛怒,险些同小王爷动手。

钟宛心里一动,低声道:“我幼时陪宣瑞在宫中读书,听说过一则秘闻……”

林思点头:一直有人传,说郁小王爷其实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