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当时宁王的外家钟府已经犯了事,钟家多女少男,出了两位皇妃,但本家男丁并不多,数得上号的基本全被牵连了,就一旁支小户里还有个男童,因为年纪太小才勉强没受牵累,后来辗转被宁王接进了府,认做义子,堵住了御史台的口。

有宁王如此庇护,钟宛才得以无忧无虑的长大。

深受宁王如此大恩,后来事变之时却险些没保住宣瑞,钟宛没脸看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深吸了一口气后,放下了车帘。

众人被带到了另一处府邸,地方不大,但还算精致。

严平山不惯于跟这些小官吏打交道,钟宛自己拿了几个荷包揣在袖中,跳下车,走过去熟络的招呼了起来,将礼部的几个小官哄的满脸笑意。

“还请王爷在此好好歇息,最好是稍稍梳洗一下。”一个小官笑着提点道,“申时前后,宫里大约就会来人请了。”

钟宛把荷递上去,“多谢。”

将礼部的人好生送出去后钟宛来不及歇,揉了揉酸疼的脖颈,去内院招呼众人先收拾小姐的房间,钟宛站在院里隔着门帘问道:“小姐的闺房布置的还行吗?”

宣从心被他从小看到大,并不避嫌,自己拿着一条狐裘披风走出来,“做了一路,终于缝好了,你看看合不合适。”

钟宛忙接过来,笑道:“原来这些天是给我做的?我以为是给你大哥……”

“你更怕冷。”比起天真顽劣的同胞弟弟,宣从心要早慧许多,她性子清冷,关心人时语气也是淡淡的,“京中果然很冷,早点去屋里呆着吧,回来别又犯了病。”

“知道知道。”钟宛笑着将披风裹上,答应着,“这就去了。”

宣从心左右看了看,默默记下尺寸,道,“来不及改了,你先穿着,等晚上让人送来,我把领口收一收。”

钟宛哭笑不得:“折死我算了。”

宣从心没多话,说完话就转身进屋了。

钟宛哪有空休息,又转身去了宣瑞院里。

宣瑞脸色很不好。

一半是回到京中想起了陈年旧事,一半是被钟宛吓的。

钟宛也没想到宣瑞老大不小了这么不禁吓,有点愧意,倚在门口笑道:“王爷要是这么去面圣,圣上得以为咱们黔安穷的连王爷都吃不上饱饭呢。”

宣瑞知道钟宛在逗他,但还是笑不出来,他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满眼焦虑,“我从进城就心慌,脑子里全是七年前我一个人被困在王府的情景,父王走了,你也被人带走了,我……”

钟宛叹了口气。

钟宛低声道:“是我不好,我当时也是一心想去找你,但郁王府那边消息里外不通,我……算了,都过去了。”

宣瑞担忧道:说:“他要是问我,问我……”

“他不会问让你为难的话,陈年旧事,他比你更不想提起。”钟宛正色道,“他就图个安心,你让他安心就是了,要真是想了结你,那就是往黔安送一壶毒酒的事,何必特意把你叫到这里来?还嫌史书不够编排的吗?”

宣瑞闻言脸色稍稍好看了些,钟宛轻声道:“都过去了,回来……我送你们去。”

“真的?”宣瑞眼睛一亮,“你陪我入宫?”

“当然是假的。”钟宛笑了,“我倒是想,进得去吗?我在宫外守着。”

宣瑞无奈一笑,但总算安心了些。

申时,宫里果然来人了,只传了宣瑞宣瑜两个人。

钟宛充作仆役跟着去了,但连宫门口都没到就被拦了下来,宣瑞宣瑜下了马车,跟着宫里的人走了。

两人跟着太监们,一路小心,七拐八绕的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见到了皇帝,磕上了头。

宣瑞根本不敢抬头,问什么答什么,说话的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还得靠老太监帮忙高声传话。

相较之下倒是小宣瑜应答更得当一些,宁王事变时他才两三岁,还不记事,这些年无忧无虑的长大,胆子比他大哥要大许多,被皇帝问话时,还抬眼看了皇帝一眼,心里暗暗诧异。

这个“皇伯父”年纪太大了一些,看上去得有六十了,做宣瑜的祖父都够岁数了。

崇安帝这几年老态渐现,说话中气有些不足,他细看了看小宣瑜,慈和的笑了笑,问了问他的课业。

宣瑜还没说话,宣瑞先暗暗出了一身的冷汗。

当年,崇安帝也是这么问的宣瑞,隔日,他和钟宛就被送进了宫。

崇安帝……会不会借着这个由头,把宣瑜留在京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