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9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宣瑞忐忑不安间,崇安帝已随口考教了小宣瑜几句,宣瑜一一答了。

崇安帝满意的点点头,温声道:“很出息,你哥哥给你请的先生好吗?学问怎么样,严厉吗?”

宣瑜低头答道:“并未延师,是跟着……”

宣瑜虽小,但本能的觉得不能说出钟宛的名字来,顿了一下道:“跟着家里一个识字的管家学的。”

崇安帝沉默片刻,问道:“是归远在教导你吧?”

钟宛,字归远。

宣瑜困惑的皱眉,这怎么知道的?

崇安帝慢慢道,“有他教你,自然不会错。”

崇安帝话说的很慢,似是在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当年他若是入了殿试……”

小宣瑜静静听着,不敢接话,等了好久崇安帝也没往下说,他摆了摆手,没再问两人的课业,宣瑞暗暗松了一口气。

又叙了一会儿家常,天色渐晚,崇安帝精神似乎有点不济,赐了两人一桌御膳,让老太监带着两人去了。

宣瑞宣瑜被带到小暖阁里,没了旁人,宣瑜低声问道:“怎么皇上一听说钟宛,就……”

皇上身边伺候的老太监带着传膳的人进来了,宣瑜马上闭嘴,老太监嘴角略略弯了一下,装没听见,自己给两人布菜。

“老奴方才听说。”老太监笑着说,“小殿下的课业,是钟少爷亲自教导的?”

宣瑜纳罕:“公公也知道钟宛?”

老太监身后一个小内侍掩嘴无声笑了下。

艳情传天下的钟宛,谁不知道呢?

小宣瑜自然也听说过那些事,明白过来他们是在笑话钟宛,脸气的有点发白。

宣瑞横了宣瑜一眼:崇安帝身边的太监,也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宣瑜低头,硬邦邦的扒饭。

老太监扭头瞟了那小内侍一眼,一边布菜一边不紧不慢道:“自然是知道的,本朝最年轻的举人老爷,谁不晓得?”

宣瑜抬头,他并不知道钟宛原来这么厉害,一时呆了:“啊?”

老太监笑了笑,慢悠悠道,“钟家虽败落了,但宁王爷将他当儿子一般的养大,这样的世家子,这样的出身,这样的才情,将来三省六部哪个衙门去不得?偏偏钟少爷心高气傲,要走科举正途,还走了个平步青云……春闱的解元,秋闱的会元,要不是……”

老太监隐去不能说的话,“老奴听闻前朝最年轻的状元是十八岁,钟少爷当年若是能进殿试……”

“怕就是几朝间最年轻的状元郎了。”老太监抽出腰间浮尘,转身朝那个不晓事的小太监打了过去,“不知天高地厚的狗才,滚下去!”

宫外,差点儿就连中三元的钟才子在寒风中立着,打了个喷嚏。

“真冷……”

钟宛已经等了两个时辰,手炉里的碳都烧光了,他怕冻僵了腿,干脆下了车,来回走走活动活动手脚。

已是戊时,天早黑透了,钟宛远远瞟着宫门口,心里其实不着急。

最坏的情况,也就是皇上将宣瑜留下当质子,但这个可能也很小。

将手握军权的藩王世子留在京中教养还说得通,留下宣瑜算什么?防什么?防着宣瑞在黔安集结几十口人造反吗?

黔安地广人稀贫瘠如斯,隔三差五的要朝廷赈灾,钟宛若是皇帝,听说黔安有人造反,第一个同意,巴不得这群穷鬼滚去另立山头,也省了连年的救济。

钟宛僵硬的搓了搓手,他两手冻的没了知觉,现在全凭着胸口一腔热气撑着。

远处突然传来车马声,钟宛提起精神看了过去。

车驾渐渐走近,马车上挂着的灯火摇晃,车灯上赫然印着“郁”字。

钟宛心里咯噔一声。

郁王府的车马渐渐走近,钟宛心中思虑纷飞。

安国公主自有自己的车驾,不会是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