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没在做梦。

钟宛明白过来,自己入套了。

这轿子,那轿夫,都是郁赦的人。

郁赦等了片刻,见钟宛不答,问道,“爬得起来么?”

不是十年前了,宁王不会来寻他,如今的郁赦也没扶他一把的打算,钟宛咬着后槽牙,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烧的浑身都疼,勉强道:“请郁小王爷安。”

郁赦脸色阴晴不定,片刻后道:“进来吧。”

钟宛没带着人,就算带着人也不可能从郁赦手里脱身,只能跟了进去。

钟宛跟在郁赦身后,余光扫过周围,看出来了这里是郁王府别院。

当年他落入奴籍,被郁赦买回来,就被他安置在这里。

郁赦将他一路带进了暖阁里,钟宛身上已经冻僵了,乍一进暖和地方,浑身微微发抖。

郁赦坐了下来,下人奉上热茶,他端起来,慢慢地尝了一口。

钟宛站在厅内静静地看着郁赦。

郁赦相貌没变太多,但周身气质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郁赦将钟宛晾了有半盏茶的时间后,道:“你穿的不少,还披着裘,在寒风里站一会儿,就冻成这样了?”

郁赦微微眯着眼,“我记得你身子底子很好。”

钟宛想了下,斟酌着语气,“自去黔南后,水土不服,病了一场,从那以后身子就有点虚……让王爷看笑话了。”

郁赦把茶盏放在了桌上,淡淡道,“不是实话。”

钟宛忍着针扎似得头疼,勉强应对:“卑贱之身,不敢劳王爷费心。”

郁赦又静了片刻,问道:“是不是跟我有关?”

钟宛头晕目眩的,摇摇头:“没有。”

郁赦嗤笑一声,似乎要说钟宛在说假话,但终究没说出来,又开始品茶了。

钟宛心道你要问什么就快点儿,等我一会儿晕死过去了,你连假话都问不出来了。

郁赦独自品茶,好像把钟宛忘了一般,钟宛慢慢地活动着手指,心里清楚自己这会儿该把精力放在应对郁赦上,但还是忍不住走神。

郁赦果然变了好多。

这些年,他到底怎么了?

钟宛年少时在宫里宫外行走,偶然听说过一则秘闻。

传闻,郁赦并非郁王爷亲子,而是崇安帝的私生子。

会传出这样的流言,自然是有道理的。

比如崇安帝对郁赦那超乎寻常的恩宠,相较之下,同龄的四皇子五皇子都得靠边站。

再比如崇安帝前面一直养不住的皇子们,崇安帝的长子次子接连夭折,三子又是个病秧子,若郁赦真是崇安帝亲子,那按年岁算他排行老四,会不会是皇帝信了相师的话,也知道自己这帝位来的不明不白,会伤子孙福祉,见自己前三个儿子死的死病的病,怕自己第四个儿子也养不住,所以才将他送到了同胞妹妹安国长公主府里?

类似的佐证有许多,但钟宛少时听说了这个传闻时,并不相信。

第一,钟宛以前照着郁赦生辰往前推,发现崇安帝没有哪个妃嫔有可能在那一年生下郁赦。

自然,郁赦也可能是哪个没名没姓的宫人秘密生下的,但郁赦周岁就被封为王世子了,若他真是崇安帝亲子,皇帝把自己儿子送给郁亲王当王世子,这就是在逼郁亲王造反。

郁亲王并不是不能生,他庶子都有好几个了,却要被迫立别人的儿子做世子,将父辈好不容易挣下的世袭罔替的王位拱手让人,他怎么肯?

钟宛不信郁亲王忠君能忠到这个份上,替人养儿子,顺便还要把祖宗基业一起送出去。

但是……

钟宛轻轻皱眉,崇安帝那么宠爱郁赦,为什么不肯给他一个公主呢?亲上结亲,又能维系加固和异姓亲王的姻亲关系,何乐不为?

四公主确实太小了,但三公主和郁赦年龄十分相当,但崇安帝也没赐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