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14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轻叩桌面,慢慢道,“这些年,我几次扪心自问。”

钟宛抬眸,什么意思?

要开始一起清算当年的事了吗?

郁赦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往事中,慢悠悠道,“时时困惑,刻刻不解,我是不是……曾大病一场,烧坏了脑子。”

钟宛茫然:“哈?”

“又或者是不慎坠马,摔伤了头?”

钟宛愕然,这都什么跟什么?

郁赦淡淡道,“每次,我自己都要信了那些被你的编排的事的时候……”

钟宛猛地呛了下。

郁赦看了钟宛一眼,继续道,“每一次,当我没法相信自己,当我动摇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小跟着的我老人,我是不是失忆过,不然,怎么那么些风流韵事,我一件都记不得了呢?”

钟宛撕心裂肺的咳了起来。

钟宛死死捂着嘴,这个关头,绝对绝对绝对不能笑出来。

郁赦既然能杀林思,那也能杀了自己。

但一想到少年郁赦崩溃的自我怀疑,抓着老仆追问自己是不是失忆了,钟宛实在忍不住了。

钟宛借着咳嗦,深深埋着头。

郁子宥平静的看着钟宛,“笑,别憋着。”

钟宛使劲摇头。

郁子宥勾唇一笑,“乖,笑出来……笑一声,我让你哭一次。”

钟宛没来由的腿软了一下,他本来忍得住的,但听了这话没绷住,漏了一声笑音。

郁子宥莞尔:“很好,一声。”

钟宛狠狠掐了自己一把,他这会儿已经舒服多了,不敢再坐着,起身站了起来。

郁赦神色复杂的看了钟宛一会儿,突然道:“你走吧。”

钟宛哑然,这就……让自己走了?

郁赦起身,“我累了,你走吧。”

钟宛如蒙大赦,刚一转身,又听郁赦冷冷道:“管好你那条不会叫的狗,别让他再来烦我。”

钟宛顿了下,知道他说的是林思,嗯了一声,退了出来。

万寿节之后,他原本就要让林思回黔安的,自然不会再烦到郁赦。

回黔安王府的路上,钟宛心里几次挣扎。

钟宛原本计划的很好,让崇安帝彻底放下心后,带着自己的人回黔安,再也不回京的,但这会儿他突然又有点犹豫。

钟宛想了想郁赦的处境,心里十分不放心。

反正宣瑞马上就用不着自己了,自己是不是能帮郁赦筹谋一二,劝他早早脱身呢……

钟宛瞬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先不说这次能不能全身而退,自己坑了郁赦这么多次,他怎么可能会信任自己会帮他。

钟宛紧了紧身上的狐裘,自嘲一笑,况且自己混到了这部田地,还有什么脸面再去找他。

郁赦大概只是想警告林思,才有了今日之事,以后……钟宛不觉得郁赦还会再见自己。

恶心还来不及呢。

三个月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此生大约不会再相见了。

同一时刻的郁王府,别院的老管家伺候着郁赦就寝,温声道:“世子今天见钟少爷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