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呵”了一声,心道信了你的鬼,他商量无果,躺了回去,继续等待。

郁赦气的捡起书,继续看。

两人又僵持了半个时辰。

钟宛满眼血丝,就是较着劲不睡。

郁赦被气的胸口发闷,他觉得钟宛再这么熬着不行,捂着要气炸了的肺,起身,又往自己香炉里丢了几片安息香。

少年郁赦耿直的很,觉得只要钟宛睡醒再起来,发现什么都没发生,自己就清白了。

床上的钟宛则欲哭无泪,他都要困死了,郁赦还烧香熏他!

“你这是什么爱好啊……”钟宛困的都要说胡话了,“我一会儿睡的跟死狗一样,能有什么意思……”

郁赦一顿,负气一般,又抓了一把香。

钟宛彻底没脾气了。

比自己还犟。

他这会儿骨头都有点软了,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要睡过去了。

钟宛看破了红尘,觉得自己逃不过去了。

钟宛苍凉道:“郁赦,我这一觉睡过去,再醒来,就变成真正的男人了,对吗?”

郁赦双手发抖,想打人。

钟宛到底还是不甘心,抬手狠咬了自己一口。

“你!”郁赦气结,“你做什么?!”

钟宛困的说话声音都小了,“我在等你……意图不轨……”

郁赦急道:“我是让你睡觉!”

钟宛摇头:“睡了就要遭你日了……”

“那你到底在等什么?!”郁赦气的口不择言,“就你现在这精神,我真的要做什么,不管醒着睡着,你挡得住吗?!是不是一定要我对你做了什么,你才能死心睡下?!”

钟宛终于等来了一句准话,起身大声道:“你看!果然还是想日我!”

……

“噗……”钟宛想起前事,笑的呛了下,把手里的药碗递给严管家,“咳……不喝了。”

严平山欲言又止,端着药碗,好一会儿道:“你前天晚上,是坐郁王府的车回来的?”

钟宛愣了下,点头:“是。”

严平山踟蹰着问:“见着郁小王爷了?”

郁家的别人,绝不会在大半夜明目张胆的当街劫人。

“见着了。”钟宛倚在床头,想到郁赦阴测测的那句“笑一声,让你哭一次”莫名觉得后背冷,咋舌道,“和少年时比……变了好多。”

第9章你想要你的卖身契?

严平山看着钟宛眼底淡淡的乌青,想说什么,没开口。

钟宛看出来了,抬眸:“怎么了?有话就说。”

严平山心里憋不住事,他低头看看手里端着的半碗药,低声道:“你当年要是老老实实的在郁王府里,一辈子衣食无忧,现在也不至于把身子糟践成这样……”

钟宛笑了出来。

“以为你要说什么呢。”钟宛扯过宣从心给他改好的狐裘披上了,不以为然,“我是能好好过下去,他们……”

“我天生贱命,过不了好日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