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4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道:“不习惯了,自去南疆后,反复病了好几场,身子已经虚了,受不得寒了。”

又是一阵漫长的沉寂。

“你当年……”崇安帝想不太起来了,问道,“你现在,是不是还是奴籍?”

钟宛低头:“是。”

想起当年钟少爷的风采,崇安帝似乎自己也觉得很滑稽,摇摇头:“回头吩咐下去,你、你那卖身契……”

崇安帝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在子宥那呢?”

钟宛顿了下,点头:“大约是。”

“他今天也要入宫,等他来了,我让他给你送去。”崇安帝叹了一口气,“让人给你脱了奴籍,你以后……在黔安走动,也方便点。”

这会儿是不能装的受宠若惊的,那就真是在讥讽崇安帝了,钟宛垂眸,不咸不淡道:“谢圣上。”

崇安帝嗯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钟宛就静静的跪着。

“史太傅……”崇安帝突然道,“你走的第二年就没了,你知道吗?”

史今史老太傅死后,钟宛曾在黔安守孝一年,他怎么会不知道。

钟宛却摇头:“黔安路远,里外消息不通,老太傅走了好久我才接到讣闻,伤心了……好几天。”

崇安帝审视的看着钟宛,好似在猜测他说的是真是假。

崇安帝道:“史太傅……很疼你。”

钟宛深呼吸了下,没说话。

崇安帝扶着炕桌,回忆前事,慢慢道:“走之前,史今跟朕说……归远天资聪颖,本应一枝桂折,名扬天下,当年若未受牵累,汗青卷上必有他重重一笔。”

钟宛一脸平静,仿佛说的不是自己。

崇安帝继续道:“归远年少经难,这些年,吃苦太多,将来若有一二不周之处,请圣上念在此子命苦不易,多加宽宥……”

钟宛嘴唇微微颤动,他不肯让崇安帝看到,俯下身,将额头抵在了手背上,再起身时,神色已如常。

好似在谢恩。

崇安帝长吁了一口气。

“没什么事了,去吧。”崇安帝精神不济的摆摆手,“藏书阁内还有些史今留下的一些手抄和字画,你想要,就去挑拣一二,再出宫吧。”

钟宛磕了个头,起身随着内侍出来了。

钟宛揉了揉眉心,想起自己少年时被史今拘在府中写文章的情景,淡淡笑了下。

内侍带着钟宛进了藏书阁偏殿,引他到里间的一片书架前道:“史老太傅生前的手抄大半是放在了这里,只是奴才们都不识字,匆忙间找出来,也分辨不清那些是老太傅的,烦请钟少爷自行挑拣了。”

钟宛点头:“好。”

一堆陈年典籍堆在一起,一时半会儿理不清,内侍交代好后就退下了,钟宛走到书架前,逐本翻看,准备把史太傅的手抄全部带走。

钟宛一本一本看下来,把前面的两个书架查看了一遍只挑拣出了两三本,他揉了揉酸疼的眼,又走到更靠里的阁子里,刚拿起一本,突然察觉身后有异动,不等他转身,已被一人揽住了腰,腰间的手臂一用力,钟宛整个人撞进了那人怀里。

钟宛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心口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郁赦……

钟宛挣动了一下,郁赦手臂瞬间用力,将他困的死紧。

郁赦眯着眼,“你想要你的卖身契?”

钟宛一顿,没解释。

郁赦索性将钟宛抵在了书架上,问道,“着急了?不想同我再有干系?”

郁赦的气息扫在钟宛耳畔,钟宛耳朵泛红,低声道:“放开……被别人看见,我是高兴,但你一辈子都洗不清了!”

郁赦怔了下,嗤笑:“又玩这套……你以为我会心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