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29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你就不能……”钟宛忍不住道,“好好的?”

郁赦抬眸看着钟宛,一笑:“不能。”

不等钟宛再问为什么,郁赦又道:“我说了……我只是想让大家都不好过。”

“这本书送你了。”郁赦突然就下了逐客令,“你走吧。”

钟宛却不着急了,他动作迟缓的收拾着史老太傅的手抄,包裹好抱起来,犹豫片刻,道,“史太傅……”

郁赦看向钟宛。

钟宛道,“老太傅……曾跟我说过你。”

郁赦挑眉:“那个老东西并不喜欢我……对我从不假以辞色,他说我什么了?”

钟宛垂眸:“子宥同郁王爷不同,秉性良善。”

郁赦好似十分不屑,“他什么时候说的?”

是钟宛春试前在史府小住时,偶然和史今聊起郁赦时史今说的。

钟宛隐去实情,暗暗捏了一把汗,赌了一把:“是在我去黔安的头一年的时候,太傅给我的信中提及的。”

郁赦不置可否,不在意道,“原来如此……他要是能活到现在,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钟宛确定了,就是自己离开京中的第一年上,郁赦出了什么事。

从藏书阁出来后,宣从心也刚刚被内侍送出来,两人一同回了黔安王府。

书房里,钟宛捏着话本,眉头紧锁。

他走的第一年,京中明明一切安好,郁赦能遇到什么事?以致他性情大变?

或者……是他知道了什么事?

会不会是他身世真如传言那般,有些蹊跷,而他恰巧在这时知道了内情?

可这也说不通,就算他真的是崇安帝的私生子,这就能将他逼成这样?

现在的郁赦,疯起来不想让任何人好过,这个“任何人”,也包括郁王爷。

郁王爷待他如亲子,替别人养儿子本就很倒霉了,为什么也要被郁赦这样报复?

钟宛深深记得,七年前的郁赦,明明很敬重自己父王的,对安国公主也很孝顺。

钟宛拿着话本来回翻,心里一团乱麻。

好好的子宥……到底是怎么了?

“当年我那么作死,都没把他逼疯……”钟宛自言自语,“这样的人……当时能因为什么事彻底崩溃,连活也不想活,要去吃寒食散……”

同一时刻,郁王府别院中,郁赦倚在窗边的贵妃榻上,轻轻的吹着口哨,逗弄着廊上挂着的一只鸟儿。

“世子。”冯管家捧着一条狐皮毯子过来,替郁赦盖在了腿上,“外面天冷,待一会儿就把窗户关上吧。”

“不急。”郁赦吩咐,“替我去拿两本书,架子上的,随便什么。”

想起架子上那些书冯管家有点牙疼,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取了。

不多时送了来,郁赦抬手接过,道:“我在宫里又见着钟宛了。”

冯管家脸色一变,“钟宛”这俩字对他来说,就是煞星魔障。

郁赦抬头看了他一眼,莞尔,“放心……他比以前乖了很多。”

郁赦轻轻摩挲着手里话本的封皮,“非常识大体,顾大局,被我轻薄了半天……为了不得罪我,居然都忍了。”

冯管家装聋,当做没听到“轻薄”两字,讪讪道:“这不很好?都是大人了,当然不能像小时候一样。”

冯管家揣摩着郁赦的心意,又道:“不过……说起来,那还是少时张扬不羁的样子招人喜欢,若真没脾气了,倒……也没意思了。”

“不啊。”郁赦完全不这么觉得,“一样有意思。”

冯管家呐呐,心道钟少爷,我可是帮过你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