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41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不信:“怎么可能没有?那你很小的时候,公主他们是怎么叫你的?”

郁赦道:“就叫名字。”

钟宛根本不信,觉得郁赦是故意不说,“那我也没小名,我刚才是瞎说的。”

少年郁赦较真道:“你方才明明说了有的……”

……

“我后来问过他好多次,他都没说……”郁赦看着自己屋里一个系着红披风的小瓷马,喃喃,“怎么问都不说。”

冯管家失笑,“那会儿钟少爷都算半个大人了,当然不想听别人叫自己小名,怪害臊的。”

“但我就想知道。”郁赦轻轻的点了点那个小瓷马的头,“想看他哭,想叫他小名……想边让他哭边唤他小名……”

冯管家打了个冷战,心道钟宛今年都二十好几了,您还想叫人家小名,这是什么古怪兴趣。

“上回没让他哭出来……好像是有点难。”郁赦把手里的话本放在一边,自言自语,“那还是先问小名吧,最近那条不会叫的狗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冯管家摇头:“倒没听说。”

“想办法让他有点动静。”郁赦挑眉一笑,阴测测道,“用那个哑巴逼他,让他告诉我,小名到底是什么,以后我要用小名叫他……”

冯管家只得答应着:“是。”

第16章你如此忠义,你主人钟宛知道吗?

钟宛打定主意后,跟宣瑞几个人通了个气。

钟宛不想让他们无端担心,没把这个当正事儿,在饭桌上语气轻松道:“万寿节后,我想在京中留一段日子。”

钟宛说的轻松,几个孩子还是怔住了。

钟宛神色自然:“我在京中还有一二旧友,现在不方便,等你们走了,我想避开人,去照看照看。”

几个人面面相觑,钟宛还有什么“旧友”?

宣从心最先反应过来,她用手帕按了按嘴角,慢慢道,“这次见过之后……皇上大约不会再想起我们来了,黔安那边左右也没什么大事,你要是在京中有未了之事,就留下吧。”

宣瑜看看宣从心再看看钟宛,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急道:“为什么要留下啊?!我不跟你分开!这这么冷,你受得了吗?咱们一起回去呗,你到底有什么事?不然……让哥哥和姐姐先回去,我陪着你,等你的事儿了了,咱们再一起回去!”

“钟宛自然有自己的事。”宣从心十分看不上自己弟弟动不动就掉眼泪的窝囊样子,皱眉斥道,“这有什么值得哭的?!不许哭!憋回去!”

“我……”宣瑜自小就怕自己这个强势的同胞姐姐,被骂了一句登时不敢哭了,他死命撑着眼泪,可怜巴巴道,“那钟宛,你什么时候回去?我……我等着你总行吧?我、我……”

宣瑜病急乱投医,胡乱道:“我还得跟着你念书呢!”

“念书跟着谁不能念?!”宣从心拧眉,“我们请不起个先生吗?还敢哭!”

宣瑜马上收了眼泪,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钟宛叹气,心道可惜了,宣从心要是个男人,过不了两年必然能顶门立户,自己就真的能放心了。

钟宛看向宣瑞,宣瑞忧心忡忡的埋头咽饭,好一会儿才缓缓道:“还是跟我们回去吧,你在这……你不放心我们,我们也不放心你。”

宣从心皱眉:“大哥,怎么连你也……”

宣瑞抬头瞪了宣从心一眼,低声怒道:“京中是好呆的吗?你们从小在黔安无忧无虑的长大,怎么知道我们以前受的罪?那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日子,我一天也不想……”

“你放心。”钟宛宽慰的拍了拍宣瑞的手,“我不做什么,就是……”

“你们怎么一点儿都不替他想想?”宣从心实在忍不住了,“钟宛今年都二十四了,寻常人家里,这都……”

宣从心一个女孩儿,再强势有些话也说不出口,她脸色微红,顿了一下才道:“万寿节后,咱们王府就算是彻底安稳了,照料咱们这么多年了,他总得想想自己的事了吧?”

宣瑜呆愣愣的,“什么……自己的事?”

宣从心两颊绯红,低声道:“如今皇帝已经免了钟宛的奴籍,正该把大事定一定了,黔安有什么高门贵女?回去之后,也寻不着什么合适的,他这是要在京中把亲事定下来,你们怎么什么都……”

宣从心说到这再也说不下去了,她低头喝了一口汤,声音轻不可闻,“等他亲事定下来……自然会带着夫人回去的,瞎急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