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45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接过茶盏,缓缓道:“我听说……那个女人,死前一直在诅咒尖叫,生生叫了一天一夜。”

冯管家恨不得把郁赦的嘴堵上,“先喝茶吧。”

郁赦低头喝了一口茶,慢慢道,“鬼门大开的日子里,这么叫上一天一夜,应当是很吓人吧?你说他们怕不怕?”

冯管家急促的呼吸了两下,没说话。

郁赦故意问他:“你知不知道她诅咒的什么?”

冯管家近乎哀求的看着郁赦,“别……别说了!”

郁赦笑着点头:“好,你不想听,我不说了。”

郁赦渐渐地收敛了笑意,道,“你歇着去吧,我累了,想眯一会儿。”

冯管家不太放心的答应着,走之前,给郁赦点了一炷安息香。

郁赦合上眼,不一会儿真的睡着了。

梦里,郁赦不知多少次的见到了那个女人。

女人身穿红衣,坐在床上,右手搂着一个婴儿,左手扯着床帐,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你口蜜腹剑,恶事做尽,坑害我至此!”

“我咒你做一辈子的孤家寡人!”

“我咒你生时断六亲,死后无香火,绝子绝孙!留不下一条血脉!!!”

女人怀里的婴儿被吓得啼哭不已,女人低头看了怀里孩子一眼,双手发抖,又哭又笑的,癫狂的可怕。

“哈哈……还有你……还有你这个小孽障……”

双目赤红的女子突然高举起孩子,生生的摔在了地上……

郁赦梦里似乎也会感受到那锥心的疼,他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额间沁出点点冷汗。

婴儿被摔在地上,一时断了气一般,一声也不出了,女人怔了片刻,又发狂一般扑到地上来,抓起婴儿细看,口中还重复着:“绝子绝孙,绝子绝孙……”

郁赦修长的手指掐进软垫中,指尖发白,过了许久才从噩梦里挣脱出来。

郁赦虚脱一般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呼吸粗重,失神的看着窗外,一炷香后,郁赦似乎才明白过来方才不过是在做梦而已。

郁赦狠狠的捏了捏眉心,重新闭上眼,不知是不是那安息香的缘故,片刻后,他又睡着了。

方才的噩梦竟连了起来。

梦里,红衣女人宝贝一般把婴儿搂在怀里,轻轻晃着,眼泪扑簌簌落下,“孩子……娘的好孩子……别死,别死啊……”

那婴儿也是命大,竟还存着一口气,呛了一下,又哭出了声。

女人先是一喜,继而惊恐的看着怀里的婴儿,指甲残破的指尖微微发抖,慢慢的掐在了婴儿纤细的脖子上。

屋外传来一群人急促的脚步声,女人疯了一般,指尖瞬间收紧……

“咳……”

郁赦蓦的坐了起来,好似溺水的人一样,咳了半天。

郁赦起身灌了半盏放凉了的茶,脸色才稍稍好了一点。

“呵……”

郁赦冷笑了一声,不准备再睡了。

觉得有这个功夫,不如琢磨琢磨怎么把钟宛诓骗出来,用小名的事……逗逗他。

黔安王府,毫不知情的钟宛惨兮兮的,一边看着书,一边应对着宣瑞宣瑜宣从心三人。

这三兄妹,大约是在一起商议过什么了,这会儿一起聚过来,看样子是想打探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宣从心自恃是黔安王府唯一的女眷,理应操持家事,打听起嫁娶之事来也不难为情了,旁敲侧击:“她……家风可清白?”

钟宛点头,瞎应付着:“清白,清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