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4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他听说宣瑾府里的池塘不干不净。

他还听人又翻腾起陈年旧事,说崇安帝于子孙运弱,膝下的儿子大多养不住……

宣瑾要不行了,宣璟心里自然是隐隐欣喜的,崇安帝剩下的两个儿子中,自己若能居长,就又是多了一重胜算。

但想起那流言,宣璟又隐隐不安了起来。

宣璟低声急促问道:“你说‘下面轮到谁’,是什么意思?!”

郁赦见宣璟眼神飘忽,满意了,“字面儿上的意思,你都听不懂,你是蠢吗?”

说罢走了,宣璟还想拦他,奈何前面人多,再拉拉扯扯实在不好看,生生忍下了。

宣璟看着郁赦的背影,狠狠道,“你比我还大几个月呢……轮也先轮你!”

宣璟本是来找郁赦麻烦的,现在麻烦没找到,还被郁赦吓唬了一顿,什么心情也没有了,匆匆走了。

另一边,钟宛带着宣瑞和宣瑜,规规矩矩的进了三皇子府,跟着众人一起走过场。

宣瑞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来的,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宣瑾病情如何,但京中宗亲全来了,他不得不也带着幼弟来充个人头,他频频侧头看钟宛,忐忑不定道:“不会让我们进去看他吧?我就算了……宣瑜万一不会说话,坏了规矩怎么办?”

“没事,宣瑜可以不说话。”钟宛叮嘱道,“这种日子,没人会注意到你们,进了里面,自有他们府中的人来接引,跟着就行了。”

宣瑞清楚钟宛这身份肯定是进不去的,无奈点头,拉着宣瑜进去了。

钟宛走到倒座房前,看着几株红梅出神。

钟宛原本还怀着一丝期望,盼着三皇子能争口气,多撑俩月,容宣瑞他们回黔安后再断气,万万没想到,这位自己差点把自己淹死了。

“是钟少爷吗?”

钟宛回头,一个仆役躬身道:“小人乃长公主府厮役。”

钟宛认出仆役身上的腰牌,略点了点头,“不知……”

“钟少爷别担心。”那仆役温和一笑,“长公主刚才在里面陪着贤妃娘娘,看到黔安王后,聊起些旧事,因说起当年钟少爷也是在郁王府住过一段日子的,长公主一听说钟少爷也来了,就让小人来寻,说想见见。”

钟宛迟疑片刻,笑着从袖中拿了个荷包出来,拉起这仆役的手,“不知长公主怎么这么有兴致,是不是我们王爷……”

“可不敢。”仆役侧身躲了,婉拒道,“我们公主府上没这个规矩的,小人绝不能收少爷的东西。”

钟宛也知道安国长公主上规矩大,无奈点头:“那烦请小管家引路吧。”

仆役起身,带着钟宛进了内院。

当年在郁王府别院住着的时候,钟宛见郁赦并不喜欢文国公的孙女,在奇珍轩一顿装疯卖傻,吓跑了文国公少爷,果真搅黄了二人的婚事。

文国公夫人以“小女属相不吉,恐于世子相克”为由,顺顺当当的退了亲。

安国长公主大怒,派人来押钟宛去公主府上,要亲眼看看这是个什么牛鬼蛇神,但来人却连郁王府别院都没能进去。

郁赦自己下的令:除他以外,任何人不得入别院。

从那到钟宛离开郁王府别院,安国长公主始终未曾见过钟宛一面。

钟宛苦笑,今天终于能见着了,新仇旧恨,一起算吧。

仆役带着钟宛走了许久,终于绕到了内院厢房,仆役在院外停住了脚,道:“里面小人不能去了,请钟少爷自己进去吧。”

钟宛点头:“有劳。”

钟宛整了整衣冠,进了厢房……

“唔……”

钟宛一进屋就被人捂住了嘴,按在了墙上。

钟宛瞳孔瞬间放大,刚要还手,突然愣了下,泄了气,不做挣扎了。

郁赦锁着钟宛的手臂,一笑:“对不住,骗了你……但不借着长公主的名义,你怕是不会老老实实的过来。”

钟宛心里窜起几分火,想咬郁赦的手一下。

郁赦偏头细看他脸色,好一会儿低声道,“……宝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