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51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不出郁赦所料,不过两日,京中就传出了许多流言。

钟宛同林思坐在黔安王府的书房里,一个写一个比划,安安静静。

林思道:果然有人翻起了陈年旧事,说起了当年相师的话,今上皇位来的不正,所以皇子们一个都保不住。

林思忧心忡忡:还说,下一个遭难的,必然就是四皇子了。

钟宛写道:宣璟怎么说?

林思叹气:他整日发火,说要严查流言的源头,杀一儆百,我劝阻了,他……并不听。

钟宛写:一石二鸟。

宣璟这会儿要是当没这回事,不加防备,被人害了就是糟了天谴,不明不白。他要是很在意,急吼吼的去纠察,就等于是承认了流言中“皇位来路不正”的说辞,犯了崇安帝的忌讳。

钟宛眉头紧蹙,都被郁赦说中了,先陷入两难的,竟真就是宣璟。

林思有点着急,比划:怎么办?

“查肯定是不能查。”钟宛低声道,“现在唯一能保他的就是皇帝,开罪了皇上,争储就真的无望了。”

钟宛抬头看向林思:“他不是很听你的吗?劝着点。”

林思苦笑,比划:劝不动,那日从三皇子府上回去后,宣璟怒不可遏,亲自写了一沓郁小王爷和五皇子的名讳,找出百十来件瓷器,挨个贴上,然后找来一根这么粗的棍子!

林思比了个碗口大的样子,钟宛骇然:“做什么?”

林思打手语:大吼一声,举着棍子砸向瓷器,再大吼一声,砸向另一个瓷器,循环往复……

钟宛沉默许久,问道:“砸完之后,他消气了吗?”

林思摇头,比划:没有,因为后来砸顺手了,不小心把皇帝钦赐的一个九环琉璃盏也砸了,那个琉璃盏很是珍贵,皇上之前来府上还特意看过,四皇子怕皇上将来问起,悔之不跌,一边痛骂着五皇子和郁小王爷,一边去捡那琉璃盏碎渣,一共有……几百片吧?混在其他碎瓷中,好如大海捞针,我方才来时,他还在分拣呢。

钟宛头疼:“他以前只是才情不好,怎么现在脑子也不行了?就这样还好意思争储?”

林思叹气,比划:主人还有事吗?若没事了,我就回去,替他分拣一二。

钟宛点头:“你去吧。”

林思又想起一事来,比划:主人,郁小王爷如此忌讳身世之事,会允许你留在身边?若不行……你还是回黔安吧。

“不。”钟宛想也不想道,“他现在自然不信我了,但我不能不管……唉,随便吧,最多挨他几次羞辱,还能如何?”

林思心道按着郁赦如今的阴晴不定的诡谲脾气,怕不只是“几次羞辱”这么简单。

钟宛决定的事,林思向来劝不动,他叹口气,转身要走。

“等等。”钟宛突然道:“还有件要紧事,我要问你。”

林思认真的看着钟宛。

钟宛沉声道:“前些天,郁小王爷是不是抓了你去,问我小名?”

林思愤愤不平,比划:郁小王爷蛮横又不讲道理!他问主人你的小名,我当即就要说!奈何他上来让人按住我,我一个哑巴,口不能言,白白吃了好半天苦头。

钟宛回想自己厉声质问郁赦是否刑讯林思的场景,满目苍凉。

钟宛无力的摆摆手:“委屈死你了……你去吧。”

林思耿直的磕了个头,走了。

第20章去查查,那个夸父后人是哪路神仙。

“这话到底是谁传出来的呢……”

钟宛躺在榻上,长吁了一口气。

不过几天,流言已经从女鬼索命拉扯到崇安帝帝位来路不正的事了,钟宛不信这其中没人推波助澜。

流言的走向让钟宛隐隐不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