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5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好笑道:“我身子现在是不行了,但也不是吃这个药吃的,我骗你做什么……”

“怎么这么多话?”宣从心在里间做着针线,听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隔着屏风不耐烦道,“把药拿来,我替你吃!”

宣瑞就是这样婆妈的性子,被亲妹妹训了一句也没动怒,只是皱眉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没你的事,回你自己房里去!”

宣从心闻言更动了气,怒道,“不是你跟我说,让我替你也做身狐裘的吗?!”

钟宛忍笑,打圆场道,“我送小姐回房。”

宣从心把手里的针线丢在一边,起身跟着钟宛走了。

宣从心憋着火,边走边低声跟钟宛道,“你还不如直接跟我商量。”

钟宛走在宣从心身后,抬手虚比了一下,惊觉宣从心又长高了许多,竟比宣瑜都要高出半头了。

“到底是什么药?你一会儿拿过来,我吃了就行了。”

“别告诉宣瑜了,他心里藏不住话,就让他觉得我是真病了吧。”

“钟宛?”

钟宛回神,笑道:“瞎说什么,有你两个兄弟呢,哪儿轮得到你?”

宣从心不胜其烦道:“那你说动他了吗?”

“王爷只是小心,他从小吃苦吃太多,吓怕了。”钟宛低声道,“从心,别这么说你哥哥。”

宣从心瞟了钟宛一眼,冷冷道:“是,他吃的苦比你多多了,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年,多可怜啊。”

钟宛叹口气。

钟宛后悔自己当年年纪太小,人事不知,带着几个孩子去黔安后,都不知道请几个嬷嬷来带宣从心。

钟宛那会儿自己还是个半大孩子,也粗心,焦心劳累的什么都顾不上,就把两个小的放在一处,哪去哪捎着,一起教养,直到宣从心七岁就能将宣瑜按在地上教训的时候,钟宛才惊觉得有个女眷来教导这个丫头了,特意让林思从京中请了老嬷嬷送去黔安,但到底是晚了。

宣从心容貌一如宁王妃,但脾气性子和早逝的王妃是一个天一个地。

宣从心刻薄了自己大哥一句后没再往下说,半晌道:“你说你小时候吃过那个药,是什么时候?”

钟宛道:“十六岁的时候。”

“比我也大不了多少了。”宣从心很放心,“你如果懒得跟我大哥废话,就把药送来,好过耽误事,还有……”

钟宛低头看着宣从心。

宣从心静了片刻,垂眸道:“我大哥懦弱又愚钝,说的话怕是总会刺你的心,你别寒心,我心里是明白的,你当年……为了我们吃过多少苦。”

“人不能只把自己的命当命,不把别人的命当命吧?”宣从心眼眶微微红了,“我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也懂什么叫知恩图报,如今不过略尽一点儿心而已,跟你之前为我们做的没法比,有用我的地方,你说就是,别总把我当小孩子,行不行?”

钟宛方才其实一点儿也没在意,但听宣从心这么一说,心里突然就软了。

钟宛点头,“好。”

宣从心转身继续往自己院里走,接着问道,“你以前吃那个药,是什么症候?过后治了多久?中间谁照顾的?妥帖吗?”

“症候和普通风寒无异,来势汹汹……”钟宛想起前事,嘴角微微弯起,“我的相好照顾的我,很妥帖……”

郁王府别院,郁赦略有不适的按了按鼻尖。

郁赦喝了一口茶,脸色阴沉,“你继续说。”

一家将打扮的人单膝跪在地上,一字不漏道:“他们府上晚膳都是一起吃的,那个老管家在一旁伺候,老管家说,纳妾也不能太随意了,我备好了一份礼,已经打点好了,你回来看看。”

“小姐很惊讶,说不是娶妻吗?怎么又纳妾了?”

“黔安王点头说,如此年纪,如此身量,确实做个小妾更妥当。”

“然后那老管家问,什么年纪,什么身量?为何你们都知道了?”

“小少爷说,新嫂嫂身高九尺,年纪很大,性格刚毅,顶天立地,气拔山河,许是上古之神夸父后人。”

郁赦:“……”

郁赦眯着眼看着自己的探子,一字一顿,“你在逗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