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55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冯管家不知郁赦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如实道:“还没呢。”

“这个池子连着外面的活水,结的冰层不会很厚。”郁赦幽幽道,“你说我踩上去……会不会踏碎那层冰?”

冯管家大惊失色,忙道:“老奴刚才是瞎说的!这事儿当然跟世子无关,你……你别瞎想!”

郁赦神色如常:“我没瞎想,只是觉得在这个当口上,我要是夜半溺死在冰窟中,一定很有意思。”

冯管家急的额上青筋都出来了,别的人说这话可能只是说说,但眼前这位可是曾经背着别人吃过半年寒食散,险些就被砒|霜毒死的!

郁赦道:“其实那天长公主让你吩咐我离水边远点时,我就考虑过了。”

冯管家焦急道:“你!你……”

“逗你的。”郁赦笑了,“我现在又不想去睡冰窟窿了。”

郁赦想起方才听探子说的话,目光阴鸷,“我得先弄明白……他到底要纳个什么妾。”

冯管家松了一口气,哭笑不得,“您真是……”

冯管家想要笑,回想郁赦这些年过的日子,心里又突然酸了起来。

“没这个糊涂想头就最好了。”冯管家宽慰道,“天也不早了,世子先歇下?”

郁赦点点头,起身去卧房了。

冯管家到底不放心,他准备出门一趟,没法守夜,只得叫了几个家将来,命人严守住郁赦卧房的窗子和门,绝不许他半夜出来,就算拦不住让他出来了,也一定要跟着,寸步不离。

家将们应下了,冯管家定了定心,出门去了。

同一时刻,宫内兴和宫中灯火通明。

崇安帝坐在暖阁的围子床上,面色沉郁,声音低哑:“会不会是子宥那孩子又有什么想不开的了?”

内阁大臣粱齐坐在一个小矮凳上,轻轻摇了摇头,“不像,郁小王爷行事果断,这事儿要是他做的,三皇子怕不会有命拖到现在。”

崇安帝眼中晦暗不明,“是吗?那年他吃那种东西,朕就想过,他是不是存了这个念头,故意刺朕的心。”

崇安帝疲惫的叹了口气:“朕自问待他不薄,这些孩子里,只有他是朕从小疼到大的,早年……还动过认回他的念头。”

“万万不可!”粱齐起身,躬身道,“郁小王爷资质过人,但性情孤僻,行事乖戾,若他没有争储之心还好,若郁小王爷是有这个念头的,皇上贸然将他认回……怕要害了四皇子和五皇子,届时国本动荡,天下不安。”

说起宣璟和宣琼,崇安帝脸色更差了,“他俩若出息,朕又怎么会动这个心思?子不肖父……”

“两位皇子刚刚成年,还可慢慢教导。”粱齐担心崇安帝因膝下单薄,真的要认回郁赦,又道,“且不说认回皇子平息内外质疑之声有多难,将来郁小王爷问起自己母亲,皇上又该如何向他解释?”

崇安帝垂着眼睑,“府中旧人而已……”

“郁小王爷若硬要问个明白呢?”粱齐心事重重,“就算他不问,将来……若要立郁小王爷为太子,皇上总要给宗亲和朝内大臣们一个交代的,不然名不正言不顺,总有人要借此生事,自然,皇上可能并没有立他为太子的心思,那又绕回来了……郁小王爷,容得下其他两位皇子吗?”

崇安帝靠在软枕上,长吁了一口气,“不认回他,你觉得他就能容得下那两人了吗?”

“郁小王爷如今还没有争储的心思,且他一个异姓之人,名不正言不顺,只要皇上不认,他翻不出风浪来。”粱齐抬眸看了崇安帝一眼,声音轻了些许,“为保皇子平安,将来若有万一,只要皇上狠得下心,就能……”

崇安帝簌然睁开眼,冷声道,“你是让朕亲自除了他?!”

粱齐跪了下来。

暖阁内安静了许久。

崇安帝倚回软枕上,摇摇头:“朕没几个儿子了……他是朕留在长公主那的最后一个念头,将来若有万一,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得……算了,你起来吧。”

粱齐知道崇安帝舍不得,没再深劝。

“接着查吧。”好一会儿崇安帝才道,“朕也觉得不像是子宥做的。”

粱齐起身,想了下问道:“皇上,关于郁小王爷的身世……他自己都知道了吗?”

崇安帝疲惫道:“六年前就都知道了,朕还记得,记得他冲破数道宫禁,带着一身落雪夜闯深宫,就在这,他问朕……”

粱齐接口道:“问……什么?”

崇安帝按了按眼角,不堪回忆,摆摆手让粱齐下去了。

暖阁外的太监给粱齐掀起厚厚的帘子,灌进一阵冷风,年迈的崇安帝瑟缩了下,咳了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