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57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还有一回,也是世子一连多日无事可做,听说五皇子府上新来了个驯蛇的艺人,他去五皇子府上看艺人吹曲儿御蛇,不知怎么的,世子自己抓了一条毒蛇摆弄,被那毒物一口咬在了手臂上!幸好那蛇毒不能要人命,且太医救治得当,不然……因这个,五皇子被皇上申斥了好一顿。”

“这些事说都说不完,世子这些年……步步走在刀刃上,若不是皇上和长公主盯的紧,不知要出多少事了,总是如此……只要连日没事做,世子必然如此,老奴……日日心惊胆战。”

钟宛死死的攥着椅子扶手,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语气自然些,“郁小王爷他……如此不爱惜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冯管家端起放凉了的茶喝了一口,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

“您今天来找我,想来是对我有几分信任的。”钟宛低声道,“您让我帮忙,我自不敢辞,但我得知道该怎么帮吧?”

“给他找点事做就好。”冯管家忙道,“分一分他的精力,别让他腾出空来折磨自己!”

钟宛犹豫道:“你确定……我能分了他的精力?”

“能!”冯管家确定道,“肯定能!钟少爷不知,世子对您的事最较真的。”

钟宛干笑了下,并不信。

“您抬举我了。”

冯管家忙道:“这话是真的!少爷可记得那次,那个姓沈的知州进京述职?他来府上打秋风,世子当真就答应了他的请!虽然那知州走后,世子发了一顿脾气,还借故去找了四皇子的不痛快,同四皇子吵了一架,但我看得出来,世子那几日心里非常舒坦!”

钟宛哭笑不得。

郁赦在京中替钟宛遮掩,默认了两人私情的事,是钟宛心头的一个疙瘩,每每想起来,钟宛心里都半酸半苦,想跟郁赦问个清楚,但有觉得很没意思。

如此自作多情,何必呢?

钟宛抬眸看看冯管家,狠了狠心,“那我有件事想问……”

冯管家忙道:“少爷请问。”

钟宛豁出去了,“子宥他……对我有过情谊吗?”

冯管家局促道:“您和世子当年朝夕相处……您不知道吗?世子当年对您那么好,到底如何……您自己不知道?”

钟宛摇摇头。

钟宛其实问过郁赦。

那会儿郁赦刚推了亲事,钟宛旁敲侧击的问郁赦,这次推了,下次怎么办?

少年郁赦自然而然道:“这次两厢都不情愿,自然要推了,下次若都合适,就娶了。”

少年钟宛干巴巴道:“是啊。”

这句话钟宛谨记在心,从此不敢再多想其他。

心里明明很清楚了,不知怎么的,还是想再问一次,钟宛道:“知道他有没有那个心思,我才……我才好对症下药。”

冯管家仔细的想了下,拍了一下桌子,“我觉得是有的。”

钟宛抬眸,冯管家也顾不得什么非礼不言了,老着脸皮道:“您走的头一年,世子有段日子很不好过,几乎熬不下去,世子有天喝了酒,自顾自的说了几句话,被我听到了。”

钟宛飞快道:“他说什么?”

“他说……”

少年郁赦醉眼朦胧的坐在地上,拿着一小坛酒生灌。

“没一个人想我活着……爹,不是我的,娘,不是我的……亲爹不是我的,亲娘不是我的,兄弟不是我的,姊妹不是我的……”少年郁赦咽下烈酒,呛了下,哑声道,“远归之人……也不是我的。”

冯管家隐去前面几句话,只告诉了钟宛最后一句。

冯管家低声道:“老奴记得,少爷字归远。”

钟宛闭眼偏过头,不让冯管家看自己。

当年明明是你说要娶亲的。

钟宛好一会儿才平复好情绪,点了点头。

冯管家存着一分希冀,道:“所以我想,世子当时念的就是少爷的名字。”

“而且,而且!”冯管家又想起什么来,急道,“隔日我旁敲侧击过!问世子,是不是后悔放少爷走了,是不是同少爷朝夕相处,舍不得了,世子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