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60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过了一会儿人下人将药送来了,这次宣瑞没犹豫,趁着热,将一整碗药喝了下去。

外院,严平山拍拍身上的落雪,进了钟宛的房间。

“喝了?”钟宛隔着屏风问道。

严平山点头:“喝了,这会儿已经发起热来了,我想着让王爷再烧热点再去请太医,显得严重点。”

“行。”钟宛忍笑,“是不是跟小姐吵起来了?”

严平山嗔怪的看了钟宛一眼:“你让小姐过去做什么?”

“激他。”钟宛淡然道,“我若不回黔安了,宣瑞就要自己操持王府的事了,他总要一步一步的强硬起来。”

“真先不回去了?”严平山欲言又止,“你不是为了纳什么小妾吧?昨天来找你的……那不是郁小王爷的心腹管家吗?”

钟宛点点头。

“此番若是能顺利回黔安,我们就再没什么可担心的,终于能好好过日子了。”严平山不忍道,“这是费了你多少心血才换来的?放着好日子不过,何必呢?”

钟宛一哂,“你当我命贱,过不了安稳日子吧。”

严平山急道:“瞎说什么?!”

“没瞎说。”钟宛突然道,“你知道……史今史老太傅的书房叫什么吗?”

严平山愣了下,不明白钟宛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叫什么?”

钟宛道,“四为堂。”

“我当年头一次去太傅府上,看到书房上的匾额时,胸中心潮澎湃,觉得这三个字提的实在太好了。”钟宛眼中带笑,“四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少年时不懂事,心高气傲,觉得身边琐事都不值一提,唯有这四件事值得我去耗费心力,觉得将来一定要封侯拜相,才不算辜负了这一腔报复,后来……”

“去他娘的吧。”钟宛面无表情道,“能照应自己家里几口人活下来就不容易了,我根本就没那个能耐,是太傅高看我了。”

严平山急道:“你既然这么惜命了,就该跟我们一起……”

“严叔。”钟宛打断严平山,无奈一笑,“但我放不下的,不止府里的这几个人。”

严平山一窒,轻声道:“你是对郁小王爷……”

“往事无须再提。”钟宛给自己倒了一盏茶,唏嘘,“我不想哭。”

严平山:“……”

严平山心里一阵心酸一阵好笑,他想了下道:“只是……将来若有万一。”

钟宛点头:“生死有命,我自找的。”

初来京中时,钟宛确实没留下的打算,但回想冯管家说的话,钟宛觉得这边可能更用得着他。

明知郁赦时时命悬一线,钟宛哪儿还走得了?

“好吧,府里有我照应,你一切放心。”严平山宽慰钟宛道,“王爷胆小,不一定是坏事,胜在稳妥,将来娶个能操持家事的王妃就好,只是小姐……”

钟宛道:“不要强给她定人家,听她自己的意思,不行就招个小女婿吧,养在自己府上,免得她这脾气去别人家里受委屈。”

严平山苦笑着点头:“是。”

说话间伺候宣瑞的人来了,说宣瑞不知怎么,突然发起热来,已经开始说胡话了。钟宛则命人去请太医,又让仆役慌张点,务必要让京中所有人都知道宣瑞要不行了。

仆役走了以后严平山起身将门帘压了压,免得冷风吹进来。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严平山接着问道,“你要先同郁小王爷修复关系?怎么修复?有我能帮忙的吗?”

“没有,这事儿只能我自己来。”钟宛自己其实也头疼,“闹成今天这样,本就尴尬,他脾气又变了许多……我想先和缓一点吧,慢慢地示个好。”

严平山不懂:“如何慢慢示好?”

钟宛也没头绪,他转念想起什么来,问道:“黔安那边前些日子又送来不少土仪,送光了吗?”

“没有。”严平山道,“大多送入宫了,又往老宗亲的府上送了些,还剩一些。”

“茶叶什么的,拿一点。”钟宛道:“以我的名义,送去郁王府。”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