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61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严平山点头,钟宛又叮嘱道:“别送错了地方,是郁王府别院。”

严平山答应着:“懂得,今天天冷,你别出屋,我去料理。”

严平山说罢去了,钟宛惴惴,盼着自己送的东西不会被郁赦丢出来。

严平山出了钟宛院直奔库房,左右查看了一圈,叫了小管事来,皱眉问道:“那剩下的几包毛尖呢?”

小管事摸不着头脑:“剩下的?不是您说不再送人了,让分到几个主子屋里去的吗?钟少爷最喜欢毛尖,他那边估计都喝了一半了。”

严平山这才想起来:“对,那还有几坛子酒呢?从咱们黔安运来的,去哪儿了?”

“厨子那边要去了……”小管事如实道,“前天说要做米酒蒸鸡,全拿走了,用了一半儿,剩下一半儿小姐又让人做了糟鹅。”

严平山无奈,“那还有什么剩下的?!”

小管事摇头:“没有了。”

严平山着了急,小管事忙道:“有有有……还有十来只咱们那边的土鸡,活着呢,现在就养在厨下!”

“放屁!”严平山皱眉,“送几只活鸡过去,扑腾扑腾的,像什么样子!”

小管事吓的不敢说话了。

“算了。”严平山无奈道,“你带我去看看。”

两人去看土鸡,严平山弯着腰看着鸡笼子里十来只冻得发抖的母鸡,不甚满意,“畏畏缩缩的,毛也掉了好多,看着就不漂亮!”

“是有点不好看……”小管事一拍脑门,“那就送鸡蛋吧!咱们这土鸡是一路颠簸的不好看了,但下的蛋是好的啊!也新鲜!一个一个擦干净了放在小竹篓里,再包上红绸,哎呀……体面!”

严平山想了下,这确实比送几只掉毛鸡好些,犹豫着点头:“好吧,勉强也算我黔安的土仪了,那你马上收拾出来,让人好生送到郁王府去。”

小管事忙屁颠颠的去了。

两个时辰后,本已消下火的郁赦看着桌上欢天喜地的红绸鸡蛋,脸色都变了。

冯管家站在一旁,惴惴不安。

“我听闻……”郁赦语气平静,“民间送人红鸡蛋,是家里有了喜事,生了孩子,对吧?”

冯管家谨慎:“好像是。”

“那他这是什么意思呢?”郁赦额间渐渐积攒起怒气,“是在挑衅我,让我知道他要纳妾,要生儿子了?”

“不不不……”冯管家忙道,“钟少爷绝没这个意思!他不敢!”

“我看他没什么不敢的了!”郁赦心里的一腔怒火随时能将整个府邸烧个干净,“要娶夸父,还送我他和夸父的红鸡蛋……钟归远还有不敢的事吗?!”

冯管家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他也很想捶钟宛一顿,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这事儿得慢慢来,他这是在弄什么?!

冯管家竭力劝着:“不不不,这肯定有误会。”

“他完了……”郁赦被气红了眼,“黔安王府完了,整个黔安郡全都完了……”

冯管家苦着脸:“世子!”

“什么时辰了?”郁赦看向外面,“备车!”

“别别别……”冯管家忙劝道,“马上就亥时了,闭门鼓都敲了多半天了!现在出去犯了宵禁不说,外面滴水成冰,正下着雪,根本走不动路,明天……明天再说。”

郁赦哪里会听,最后还是冯管家生拉硬拽的郁赦拦了下来。

郁赦怒火攻心,足喝了两盏三花茶才堪堪睡着。

同一时刻黔安王府,刚去看过宣瑞的钟宛回到自己院里,喝了口热茶,看着茶盏定定出神,突然笑了下。

郁赦现在也许和自己喝着一种茶吧?

钟宛有点不安,有点兴奋。

他好些年没这种感觉了。

钟宛记得郁赦喜欢喝茶,今天他收到那些茶叶的时候,不知想到的是什么。

无论怎么想,两人的关系,也许缓和一些了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