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6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把过往一笔勾销是不可能的,但下次见面时,看在自己主动示好的面上,郁赦至少不会那么疾言厉色了吧?

钟宛回想两人的几次见面还有点心悸,曾经温柔又有礼的郁子宥,这变得也太多了吧?

钟宛放下茶盏,躺下了。

第二天一早,钟宛狠了狠心,又让人给宣瑞送了一剂药过去。

宣瑞这次没精神犹豫了,他烧的口舌发干,明知道是毒药也接过来一口干了,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宣瑞烧的更严重了,将早起吃的一点东西吐了个一干二净,面如金纸,上气不接下气,宣瑜什么也不知道,见宣瑞这样,生生吓懵了,宣从心拿着个帕子按眼角,低声道,“没事,还有姐姐呢。”

宣从心不说还好,说完宣瑜趴在宣瑞床前嘶声大哭了起来,宣从心在一旁看着他哭,想起自己早逝的父母,也跟着流了几滴泪,黔安王府上下登时显得凄风苦雨,好不惨淡。

钟宛命人再去请太医,这次终于惊动了宫中,崇安帝听说以后派了两个太医过来,又赏了不少补品。

崇安帝亲自过问了,其他宗亲自然也开始来看望了,自晌午开始,来人络绎不绝,天气实在太冷,严平山怕钟宛再犯病,没让他出门应酬,自己在前面招待着。

直到郁王府的车马也到了。

严平山吓了一跳:“郁王府也来人了?谁来了?郁王爷派人来了?”

“好像不是。”门上的人也是云山雾罩的,“这要是派府上管事的来送东西,不应该提前清道吧?还有家将先来通报……郁王府家管事出门,也这么威武?”

严平山怒道:“想什么呢!这是郁小王爷来了!人到哪儿了?”

门上的人吓了个半死:“到到到到……这会儿大约已经到了!”

严平山来不及找人去通报钟宛了,郁赦来了不能没人迎着,他硬着头皮先赶了过去。

钟宛早起因为去看了宣瑞一眼,被严平山着实训了一顿,他不敢再出门,在屋里守着个炭盆看书打发时间。

外面传来几声嘈杂的脚步声,钟宛头也没抬,今天府上来了不少人,他估计是严平山忙不过来,让人将收的礼先放在了自己院里。

有人敲了两下门,钟宛抬头,“严叔?进来吧……门没插着。”

门被人推开了,钟宛抬头。

郁赦带着一身寒意,眼中隐隐带着火气,定定的看着钟宛。

钟宛懵然不知自己先被冯管家卖又被严平山坑的事,不明白郁赦怎么来了,一时愣住了,呆呆的。

郁赦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钟宛,尽力压着火。

外面严平山快步追了过来,在门外喘着粗气道:“小、小王爷……这不是我们王爷的院子!您……”

郁赦微微侧过头,眼睛依旧看着钟宛,沉声道:“我头一次来,不识路。”

“没没事。”郁赦下了车以后直直的往这边来了,严平山在后面追着跑了一身的汗,他在门外躬身道,“您、您随我来。”

郁赦深深的看了钟宛一眼,转身。

不等严平山松一口气,郁赦在屋里将门的关好,抬手上了门闩。

外面一众仆役被关在门外,面面相觑。

屋里的钟宛:“……”

钟宛看着郁赦的脸色,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表情实在说不上是友善。

钟宛自省,自己最近又做什么了吗?

没有啊!

上次见面时郁赦让他滚,钟宛就老老实实滚了,昨天还送去茶叶,送东西还会让人这么生气吗?

郁赦周身好似燃着火一般,偏偏嘴角还噙着笑,钟宛本能的觉得不妙,有些事……似乎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钟宛一边飞快回想自己最近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值得郁赦动这么大的肝火,一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请郁小王爷……安。”

郁赦环视房中一周,“夸父和你的儿子呢?”

钟宛脑中一片空白。

什么玩意儿?什么儿子?

郁赦见钟宛并不否认,笑了,“你还要让我府上云彩飘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