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6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更茫然了。

什么云彩?

钟宛想起冯管家说的郁赦疯起来时不讲道理,估摸他又犯病了,不敢激怒他,含混道:“嗯……是吧。”

郁赦怒极,表情却愈发淡然,他解开领口的披风带子,将厚重的披风丢到一边,“你不否认就好了。”

钟宛心道完了完了,郁赦这是真的疯了。

钟宛侧身要往外走,郁赦一把扯过钟宛的手腕,将人扯到身前。

“你……”钟宛竭力稳住心神,抱着一线希望,结巴着问道:“是不是又看了什么古怪的话本?生……生孩子的?”

郁赦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幽光,声音低了下来,“听说你觉得房中空虚?”

钟宛呆了一下恼羞成怒:“你自重点!”

郁赦冷笑:“咱俩是谁不自重?你不是空么……我来陪陪你。”

郁赦贴钟宛贴的很近,说话时,气息都会扫在钟宛耳朵上,钟宛咬牙,“郁小王爷这么闯成年男子屋子,又脱衣服又往人身上扑……呵,得亏你不是个姑娘,你要是个姑娘,我就得娶你了。”

“自己看看清楚。”郁赦扯着钟宛手臂微微抬高,强迫钟宛贴在自己胸口,“现在是谁往谁身上扑?你要是个姑娘,别说娶,我怕是已经让你怀上了吧?”

钟宛气结,他推拒不过反倒被郁赦捆住了双手,郁赦紧紧的盯着钟宛,噙着笑低声问道:“你……怀得上吗?”

钟宛竭力跟郁赦挣动了几下,突然,郁赦怔了一下。

他和钟宛紧紧贴着,钟宛有什么变化他都感觉的出来。

钟宛耳朵簌然红了。

郁赦察觉出了什么,脸色一变。

钟宛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都是什么事?!

“……”郁赦依旧没放开钟宛,他本能偏开头不再看钟宛,免得他更难堪,但嘴里还是道,“归远,我是来羞辱你的,你这个反应……让我有点难做。”

第24章听清楚了,我,还是块完璧。

钟宛不想在郁赦面前露怯,他尽力让自己冷下来,闭上眼,假装自己面前的不是郁赦,磨牙道,“怪、谁?”

钟宛察觉到郁赦稍稍后退了一点,不等钟宛放松下来,郁赦的气息又扫在了钟宛耳畔。

钟宛看不见东西了,听觉越发敏感,他听见郁赦在他耳边低声道:“怪你自己……”

郁赦说半句留半句,还有一点未尽之意,有些词太粗俗,郁小王爷是说不出口的,但钟宛无师自通的意会了郁赦没说出来的那个字。

怪、你、自、己、浪。

钟宛这下脸也红了,他睁开眼,一眼看见近在咫尺的郁赦,又忙闭上了。

郁赦虽然说疯就疯了,但长相比少年时还英俊,剑眉星目,犯了疯病也不无癫狂之态,反倒是多了几分味道,被他这么贴近的看着,钟宛没事儿也要有事了,钟宛闭着眼,从牙缝里一字一顿道:“你、能、先、放、开、我、么?”

过了好一会儿,郁赦才松开了手。

钟宛背过身,倒了半盏放凉了的茶灌了下去。

郁赦也没想到钟宛会这么不禁欺负,诧然之下,人比方才冷静了许多,他退后几步,站在窗前不看钟宛,好一会儿他突然察觉出什么不对来。

郁赦转头眯着眼看着钟宛,“钟宛,你那妾室知道你对男人这么来劲儿么?”

钟宛彻底懵了,“什么妾室?!”

郁赦冷冷道:“夸父。”

钟宛:“……”

钟宛突然就明白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