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66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第25章我怎么记得…钟少爷卖身契还在您手里呢?

钟宛不说还好,话音落地,严平山看向他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不忍和怜悯。

钟宛捂着被气疼的肝,气的说话声调都变了,“我俩就是聊了两句,什么也没做,红鸡蛋的事我不跟你追究了……算我求你了,别送热水来,我不想边哭边沐浴,忙你自己的去吧。”

严平山不放心的看看钟宛,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钟宛揉了揉眉心,把门关好,自己走到手盆前,神情恍惚的一点一点清洗自己的手腕。

钟宛肤色白,手腕上被掐出了几点指痕。

钟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苦心练了二十四年的童子功,就这么废了……

还他娘的废的不明不白。

钟宛又想起自己方才情动的事,恨不得一头扎进水盆里淹死自己,这以后还怎么同郁赦见面?

这还要留在京中呢,以后见一次丢一次人,多见几次……在郁赦那仅存的一点儿颜面就全掉光了!

钟宛擦了擦手,强迫自己不再想郁赦,出门去后院了。

宣瑞两颊烧的绯红,嘴唇发白,呼吸粗重,胸口大起大伏,双腿还时不时的抽搐一下,看上去不能更惨了。

钟宛偏头看向守在病床前的太医,问道,“我们王爷这是怎么了?按着太医的方子喝了一天的药了,病丝毫不见好,是不是要换换药?”

太医疑惑的很,“昨日来看,觉得王爷是受了风寒,突发急热,今天看……又觉得不太对。”

有外男在,宣从心就坐在了屏风后面,闻言道,“原本确实只是着了凉风,大哥也没当回事,但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烧了起来,人再也叫不醒了,喝了几服药下去,病的越来越严重,现在吃什么吐什么,再这么下去……”

钟宛暗暗向太医施压:“原先至少还能吃两口粥,现在什么都喂不下去……这么拖着,怕要把小病熬成大病。”

太医也着急,连忙道:“是是,容我同其他两位太医再商量一下,重新拟个方子。”

钟宛颔首:“费心了。”

太医忧心忡忡的去了,严平山压低声音,着急道,“他们还要再治下去?那我们什么时候跟皇帝请辞?”

“皇上派他们来的,他们不敢不尽心。”钟宛轻声道,“没事,宣瑞病越来越严重,太医们不想将来受连累,回去必然会更添油加醋的同皇上说,皇上不会信我们,但会信太医的。”

“太医们怕治不好宣瑞,皇帝也怕我们在京中出事,他说不清楚。”钟宛淡淡道,“到了那会儿我们再请辞,皇上会愿意甩掉我们这个麻烦的。”

严平山想了下点点头:“你说的对,皇上不可能管也不管就放咱们走,不管真心还是假意,总要好好的医治上一阵子才说的过去,只是……要让王爷受罪了。”

严平山把宣瑞头上的湿帕子取了下来,换了一条新的上去,忧虑道:“这么连着吃那药……没事吧?这可都吃了两天了!”

钟宛不甚在意道:“没事。”

严平山皱眉看着宣瑞,还是不放心,看向钟宛,压低声音又问道:“你当时吃了几天?”

钟宛淡然道:“十七天。”

严平山一窒,眼中闪过一抹羞惭之色,转过头去不说话了。

钟宛一笑,并不往心里去。

说话间,宣瑞肩膀抖动了两下,突然翻过身来,对着床下的痰盂“哇”得吐了起来。

宣从心用帕子捂住口鼻,闷声道:“我先回自己屋了,有事让人叫我。”

说罢走了。

钟宛看着宣瑞这幅形态,突然想到,自己少时吃了那药也是这样吗?

那会儿……可是郁赦照顾的自己。

钟宛拼命回忆,自己当时也吐了吗?也是这么个……脏污的样子吗?

郁赦居然没把自己丢出府?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