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6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记得自己再次醒来时,是躺在少年郁赦怀里的。

郁赦连着照顾了钟宛几天,也累坏了,手里拿着帕子倚在床头就睡着了,被梦中不见外的钟宛当了枕头。

……

钟宛当时大病初愈,没精神想别的,但现在回想起来,禁不住两耳发红。

钟宛清楚的记得,自己醒来时周身干净清爽,被林思泼了药的里衣不知所踪,身上穿着的里衣是新的,身下躺着的被褥也干燥蓬松,一看就是刚换的。

所以……都是谁给自己换的?

钟宛看着病的不成人形的宣瑞,头皮发麻的想,自己当时也是这个样子?

郁赦他生生看顾了这样的自己七八天……是怎么照料的下去的?

钟宛一脸惨不忍睹,不敢再细想。

知道钟宛曾连吃了十几天的药后,严平山将心放回了肚子里,给宣瑞灌起药来毫不手软,三日后,宣瑞身体越发不好,太医们纷纷向崇安帝请罪,钟宛以宣瑜的名义适时的向崇安帝递了折子,以京中酷寒,不宜养病为由,奏请崇安帝允许他们回黔安慢慢调养。

崇安帝没准也没说不准,只说不忍宣瑞病中奔波,当日又派了几个太医过来,赐了许多补药。

钟宛明白崇安帝的心思:直接放他们走,会显得他这个做伯父凉薄,分毫不在意侄儿的病,定要做出关切的样子来留一留,再将他们这个麻烦送走。

钟宛放下心,开始跟严平山交代回黔南的事。

郁王府别院。

郁赦把玩着手里的一串珠子,低声道,“已经准备要走了?”

探子跪在地上,点头:“黔安王一病不起好几天了,沾上一点儿凉气就咳个不停,太医一筹莫展,说大概是水土不服,加上受不得北方的天气,所以……劝黔安王回南边慢慢调养。”

郁赦眼中非喜非悲,淡然道:“知道了,去吧。”

探子走了,郁赦静静的坐着。

冯管家隔了一个时辰再来找郁赦时,他还是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

冯管家最怕郁赦这样双眼死寂的出神了,心里暗道不好,赔笑着凑上来,替郁赦换了热茶,轻声道:“刚才听说,黔安王要回封地了?”

“京中波诡云谲。”郁赦好似在自言自语,“他不想让宁王的几个孩子被牵连,所以又要走了。”

不用郁赦细说冯管家也知道这个“他”说的是谁,冯管家暗暗着急,上次同钟宛聊了不少,但钟宛并未放下准话,要不要留下来。

设身处地的想,那自然是不留下来的好。

去黔安做土皇帝多自在!

冯管家抬头看看郁赦,暗暗叫苦,但这位怎么办?

冯管家想起郁赦前些日子笑着说要跳冰窟的样子心惊胆战,狠了狠心,在心里发誓来世给钟宛当牛做马,低声道:“黔安王要走……但钟少爷不一定啊。”

郁赦看向冯管家。

冯管家把换好的热茶放在郁赦手边,“黔安王此番回去,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入京了,钟少爷可是够对得起宁王了,那……是不是也不一定要跟回去了呢?”

郁赦面如沉水,没说话。

冯管家又道:“我怎么记得……钟少爷卖身契还在您手里呢?”

郁赦淡淡道:“是。”

“那不就得了。”冯管家笑了下,“自然,提那卖身契就太伤情分了,可以不说这个,钟少爷本就在咱们府上住过,咱们当日……对他也不错。”

郁赦语气平静:“不错?住了半年,病了好几次。”

“啊……是。”冯管家讪讪,转口道,“不提这个,世子自己就不想钟少爷留下来?”

郁赦静静地听着,没说话。

冯管家低声撺掇:“世子想想,钟少爷多好啊,长相好,性子好,要是能把他留在府里……”

郁赦不由得回想起前几日钟宛伏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喉咙突然痒了下,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冯管家觉得有戏,低声道:“您要留下钟少爷,本就占着理,黔安王府绝不敢同您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