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70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第二天,黔安王府中,钟宛看着手里的纸条,久久无言。

冯管家跟他说,若有留在京中的念头,不必提前和郁赦透口风,送走黔安王府的人后,直接带着行李搬入郁王府别院,住进郁赦卧房,和郁赦同吃同睡就好。

钟宛实实在在的惊了。

冯管家知不知道自己昨天有多丢人?

只是让郁赦搂了一下,就差点……

这个当口上,让自己直接和郁赦“同吃同睡”去,郁赦会不会觉得自己占便宜占疯了?

不止如此,冯管家还特意补了一句,让钟宛不要有所顾虑,死缠着郁赦就好。

死缠现在的郁赦?

怎么缠?

半夜去掀郁赦的被子解他的寝衣吗?

郁赦会不会一刀捅了自己?

钟宛攥着纸条,心里许久无法平静。

这太刺激了!

钟宛把纸条燃了,喃喃,“要想留在京中,竟这么难吗……”

说话间,外面下人敲钟宛的门了,问他可否收拾得当了。

钟宛收敛心思,点头:“好了。”

钟宛今日要入宫。

宣瑞的病越来越严重,崇安帝要叫个人过去问问,黔安王府里,也就只有钟宛能去了。

宣从心在正厅等着,见钟宛来了站起身来,十分不安心的低声埋怨,“怎么这样麻烦?有什么不能问太医吗?”

“叫我去问问是好事。”钟宛一笑,“皇上不问,我怎么提要回黔安的事?”

宣从心想起上次入宫的事耿耿于怀,“上次突然说要见见你,把你叫去,隔了那么久才出来,我在宫门口等的心焦,就差折回去找你了。”

钟宛怔了下,想了起来。

就是送宣从心入宫那次,钟宛被郁赦劫在了藏书阁里,然后……

钟宛不由得又想起方才那张纸条上的话。

冯管家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送走宣瑞他们,自己就要直接搬入郁王府别院?

直接……就这么走过去吗?

钟宛行李倒是不多,都没必要雇辆车。

那边冯管家是不是都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

哦对,还得死缠郁赦。

得等晚上去缠他。

这真行么?

为了防止郁赦捅了自己,应该提前给他捆上吧?

可自己打不过他。

先给他下点药?

钟宛是有给郁赦下药的前科的,只是在茶水里放了一点点蒙汗药,少年郁赦就睡的人事不知,任人随便摆弄。

那会儿的郁赦已经很英俊了,比起现在来,眉眼要柔和一些,但睡着的时候又有点清冷的意思,钟宛那会儿看着睡着的郁赦,都不太好意思去拉他的手。

现在的郁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