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7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说起来,当年我也想买他来着,但母妃不让,舅舅也不许。”宣琼冷笑,“真是有意思,舅舅那会儿对我严防死守的,说不许沾惹宁王府的事,倒管不住自己儿子,让郁子宥把钟宛买了去。”

“嗨,谁管得了郁小王爷。”随从笑道,“反过来说……越是疼,管的越严,郁王爷疼您,所以什么都要管,郁小王爷么……不过是放着好看罢了。”

“是啊……”宣琼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侧过头跟随从嘀咕了几句,两人都笑了起来,宣琼吩咐,“拦着他,一定要给我拦住他!出了宫,他就是个奴才!”

随从迟疑片刻,劝道:“算了吧,钟宛他也不是好惹的。”

“有什么不好惹?你……”宣琼低声笑道,“就说是表兄接他!他肯定跟着走了。”

随从还要劝,宣琼笑道:“这有什么,我跟他叙叙旧,哈哈……就算回头闹起来,你说舅舅是护着我,还是护着表兄?呵……舅舅没准巴不得我替他下了表兄的脸面呢!”

随从干笑:“这是自然,谁对郁小王爷不都是面上说好,背地里烦他烦的要命呢?”

宣琼越想越觉得有意思:“哈哈……钟宛一会儿看见我,那表情哈哈哈哈……”

观景亭下,郁赦面无表情的静静地听着。

郁赦低头看着池水,还是很想走下去,一直走下去,沉入湖底,一了百了。

死了,就再也看不见这些人,听不见这些话了。

郁赦往水中走了两步,观景亭上,宣琼带着随从顺着另一边的游廊走了。

“你别跟着我了,先去安排。”宣琼憋着笑,“一定要装得像一点,对了!表兄今天是不是也入宫了?哈……多合适!你就去装成他的随从,钟宛肯定认不出来的,到时候啊……”

宣琼蓦然停住脚,被吓了一跳,结巴道:“表……表兄。”

郁赦站在游廊下,面色阴沉。

宣琼不知被郁赦听去了多少,心中不安,干笑道:“表兄怎么来这了?”

郁赦双眸发红,双唇泛白,宣琼本就怕他,这下心里更不安了,惴惴道:“怎、怎么……”

郁赦直直的看着宣琼,突然道:“你盼着我死是不是?”

宣琼勉强笑道:“什么……这是说什么?”

郁赦自言自语:“你怕我早早死了,无人替你制衡宣璟,但心里,又希望我能出个不测,是不是?”

宣琼吓得根本听不清郁赦说了什么,只是觉得郁赦这幅样子十分吓人,他张了张口,想解释,又说不出话来。

郁赦侧头看看一旁的池水,“我现在跳下去,你高不高兴?”

宣琼浑身发抖,“跳、跳下去?”

“我寻死这么多次了……”郁赦俯视着宣琼,声音发哑,“这有什么奇怪的?

宣琼的随从猜到郁赦是听了两人刚才的话了,强自镇定道:“小、小王爷……我们殿下方才只是玩笑,没、没想动钟宛。”

“钟宛……”郁赦头中刺痛,他低头皱了一下眉,“钟宛要回黔安了……”

宣琼不是第一次见郁赦疯癫的样子了,尽力稳了稳心,磕巴道,“是,我们只是……说着玩儿的,我没说要把钟宛怎么样,就是……就是叫他来开个玩笑。”

“钟宛……”郁赦低声笑,“我死了正好……钟宛就是你的了,是不是?”

“我死了……大家都好,都干净……”

郁赦侧头看向池水,喃喃,“都盼着我死……”

宣琼要被郁赦吓死了,他担心郁赦把刚才的事说出去,心急如焚,他心里一发狠,道,“确实……死了干净。”

郁赦看着池水,深不可见的水底总有什么在诱惑着他,要解脱他。

“是干净,但……”郁赦眼中尽是戾气,簌然看向宣琼,“为什么要我替你们干净?”

宣琼被吓得差点跪下来,郁赦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拽住宣琼的领口,低声笑,“你也想要他是不是?你舅舅也这么想的,是不是?你们都希望我早早死了,是不是……”

郁赦脑中闪过无数片段,让他的头疼的要炸了,郁赦声音发抖,“你盼着我跳下去,你盼着我下去……”

郁赦这么攥着宣琼,让他突然想起,昨日,他也是这么扯着钟宛的。

钟宛伏在自己怀里,情动了。

郁赦低声笑:“但我现在,突然就不想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