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73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宣琼被吓得抽噎了一声,郁赦低头看宣琼吓得惨白的脸,胸口突然涌起一阵恶心。

“你也配学他!”郁赦厌恶的推开宣琼,一把将人推进了水中,冷声怒道,“要死你自己你先死!”

宣琼摔进水里,杀猪似得嚎了起来,他本就不会水,骤然跌进冰冷的湖水里马上沉了底。

宣琼的随从吓呆了,怎么也没想到,这好好的,怎么是自己主子掉下去了?随从疯了似得叫起来,马上有侍卫冲了过来。

一旁的郁赦整了整衣袖,不管这些人呼天抢地的闹腾,他突然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脑子也不乱了。

郁赦深吸一口气,神色淡然的走了。

宣琼刚才说的什么来着?

这会儿出宫……是可以劫到钟宛吗?

第27章说好的,下了车就到家了呢?!

钟宛觉得自己当真是流年不利。

好不容易得了面圣的机会,没等他替宣瑞请辞,外面突然有人来传:五皇子宣琼落水了。

钟宛心中一惊,突然想起这些天的流言——皇子们命犯黄泉水。

崇安帝脸色骤然就变了,顾不得钟宛,厉声道:“跟着宣琼的人呢?!怎么让他掉下去的?宣琼现在如何了?!”

前来通报的侍卫担不起这么大的罪责,叩头道:“跟着五殿下的人和池畔巡守的侍卫现已全部扣下,到底如何还要细审,五殿下如今被送到千秋殿中,郁妃娘娘和太医都已经过去了。”

崇安帝心急如焚,命人去看宣琼,又让人将宣琼的随从带来。

钟宛这会儿本该退下了,但他实在想知道宣琼那个讨人厌的东西死没死,犹豫了片刻,一言不发的立在一旁,当没自己这个人。

不多时,宣琼的随从被带上来了,那随从自腰以下全被湖水浸湿了,还没来得及换,这会儿被冻的不住发抖,说话都不甚利索。

不等崇安帝发问,随从口齿不清的将方才的事避重就轻的交代了下,他不提宣琼说了什么,只说宣琼候在殿外许久,冻的腿麻,就往碧波池那边走了走,从观景亭下来的时候,正好遇见郁赦,没说两句话,就被神情有异的郁赦推进了湖水里。

崇安帝一听说郁赦,脸色更差了,“子宥好好的,推宣琼做什么?”

宣琼的随从不住磕头,哭着摇头说不知道。

崇安帝要发怒骂随从糊涂,随从边哭边磕头:“郁小王爷平日就总有异于常人之举,今日也不知是怎么气不顺了,但……就算真的有什么不如意的,拿小人撒气就好,怎么能推殿下呢?都怪小人未能护及殿下……”

崇安帝想起郁赦平日种种荒诞之举,迟疑片刻,不再责问随从,又命人去看宣琼。

宣琼的侍从抹了一把冷汗,稍稍宽心,庆幸郁赦以前做过不少荒唐事,崇安帝每每高高抬起轻轻放下,过后为了周全郁王府的面子和保全郁赦的名声,都不许人彻查,更不真人深究,如此……大约就能把宣琼落水前说的那些话含糊过去了。

钟宛立在一旁,侧头看向那个随从,心一横,沉声问道:“到底是郁小王爷无故发狂,还是你侍奉不周,引诱五殿下去水边?或者……就是你将五殿下推入水中的?”

崇安帝一怔,这才想起钟宛还在这。

钟宛跪下,“五殿下如今昏迷不醒,下面还不知会是什么情形,事关皇子性命,许还关系着之前三殿下溺水之事,烦请皇上彻查。”

崇安帝沉默片刻,问老太监,“琼儿如何了?”

老太监摇摇头,满脸愁苦:“救是救回来了,但还昏迷不醒呢,郁妃娘娘险些哭死过去,正闹着……让郁小王爷抵命呢。”

崇安帝揉了揉眉心,半晌道:“子宥大约还没出宫……把他带来。”

钟宛心道郁赦你最好不是一时开心就把宣琼推下水了,不然我这么帮倒忙,你回来大约真要一时激愤日了我。

钟宛余光扫过跪在地上的宣琼随从,感觉他好像比刚才抖的更厉害了。

这个奴才果然没说实话……

钟宛心里安稳了三分,但又禁不住替郁赦心凉。

郁赦身世复杂,知晓内情的人秘而不宣,其他人不知内情,只晓得他身份不一般,且不管他做了什么,崇安帝为了不翻腾起陈年旧事都会替他担下。

郁赦自己也不一定会替自己解释什么。

所以,什么黑锅都能甩给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