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75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点头,跟着老太监出宫去了。

路上,听见老太监和跟着他的小太监轻声细语的聊着天。

“郁妃娘娘当真是糊涂了,皇上正在气头上,非要硬闯进去,当着郁小王爷和这么多下人,被皇上好一番申斥,闹了个没脸……”

“娘娘是糊涂,皇上本就忌讳她跟五殿下说那些没影儿的事,偏偏就是不听,这会儿撞到刀尖上,现在好了,不是她教的,也变成她教的了。”

“郁小王爷今天也是有精神,竟说了这么多的话。”

“是那个奴才胆大,别人说说就算了,他也敢说郁小王爷喜怒无常,不是找死是什么?”

钟宛轻轻吐了一口气,到宫门口时谢过老太监,老太监眼含笑意,轻声道:“天冷了,钟少爷小心别着凉。”

钟宛点点头,心道这一路应该是说给我听的。

皇帝身边的太监们没有个人的喜好,他们敬重的人,都是崇安帝在意的人。

老太监们这么偏护郁赦,应该也是知道内情。

钟宛脑子里乱的很,正要走,送他出来的老太监又笑道:“钟少爷慢走两步。”

老太监上前两步,笑道:“说个刚听来的笑话给钟少爷听,无关要紧的事儿,老奴一说,钟少爷一听,千万别动怒,也别上心。”

钟宛蹙眉,“公公请讲。”

老太监躬着身,慢悠悠道:“刚才那个杀千刀的奴才说,方才五殿下落水前,正同他商量着,要假作郁王府的奴才,在宫门口拦钟少爷,诱拐少爷走呢。”

钟宛眸子一颤。

“是真是假不知道,狗奴才的话,听听就是。但您看,郁小王爷失手这么一推……”老太监看向宫外,笑吟吟道,“现在这宫门口不就一片清平,没事儿了吗?”

钟宛心中好似被人捅了一刀,生生发疼。

“所以,钟少爷安安心心的走吧,天不早了,等下了车,少爷就到家啦。”老太监躬了躬身,带着小太监走了。

钟宛尽力不失态的上了马车,老太监的话久久萦绕在他耳边,搅的他五脏六腑都在疼。

他的子宥啊……

钟宛额间沁出冷汗,难耐的弯下腰,深深呼吸,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钟宛揉了揉脸,平复呼吸,打定主意,无论郁赦如何赶他,他都要留下。

他不放心。

外面天已经黑透了,过了许久,马车才缓缓停下了。

钟宛下了车,抬头看着郁王府别院的匾额久久说不出话来。

说好的,下了车就到家了呢?!

第28章我现在应该一边咬着被子一边哭我好脏我好脏吗?

钟宛看了马车夫一眼,马车夫羞愧的低下头,钟宛无奈,这人看来也是郁赦的。

该来的躲不了,钟宛下了车,进了别院。

郁赦还没回来,冯管家看见钟宛吓了一跳,听了宫里出来的人说了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冯管家被气的手抖:“五殿下是世子的亲表弟,郁妃娘娘是世子的亲姑姑,他们,他们……”

说话间又有人来回,说宫里来人了,传了那边府上郁王爷入宫。

钟宛蹙眉:“郁王爷是被叫去申斥郁赦吗?”

“那怎么可能?”冯管家舒了口气,“必然是让王爷去教导郁妃娘娘和五殿下的。”

钟宛还是不多放心,“怎么说也是郁赦把五殿下推下水了,真的没事吗?”

冯管家丝毫不在意,“五殿下人要是没事,就没事了,这也不是头一回了,最多……罚上半年的食邑,软禁个十天半月的,不碍事。”

冯管家叹气,“郁妃娘娘大概也知道又是这么个结果,才非要闹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