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77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小小年纪,心狠手辣。

小丫头不知得了什么授意,想了想,又抓了一把,全放进了香炉中,好悬将炭火扑灭,她抖着手把香炉盖好,退到了一边。

香炉中的安息香如熊熊燃烧,泛起滚滚浓烟。

钟宛一个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小丫头吓得如小鸡仔般扑棱了下。

“下去吧。”钟宛被气的没了脾气,“我困了,你一个丫头,总不能看着我睡觉吧?”

小丫头差事已经办成,本也不敢多留,她福了福身,如释重负的退下去了。

钟宛起身,看着那个小香炉哭笑不得,少年郁赦当年逼自己睡觉,也只是用了三五片安息香,冯管家这个老东西手太毒了,这满满的一香炉安息香……是要把自己熏的人事不省吗?

钟宛捂着口鼻咳嗦了两声,端起茶盏,泼在香炉里,转身躺在了榻上。

郁赦今晚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钟宛失笑,这幸好是安息香,要是春药,自己一晚上独守空房,得被那个老东西害死了……

钟宛最怕这种香,被熏了这一会儿就开始困了,他捏了捏眉心,脑子里一团乱麻。

他还是想不明白,郁赦的身世是怎么回事。

先不管宣琼说了多诛心的话,郁赦实实在在的是谋害皇子了,这都没事吗?

崇安帝到底在想什么?

是不是……年老的崇安帝顾虑太多,也不敢把郁赦如何呢?

钟宛紧紧皱眉,想想宣璟,想想选琼,感叹崇安帝命是真的不好。

仅剩的两个儿子,一个赛一个的没出息。

宣璟那个没脑子东西时至今日还在自己府里拼琉璃盏,宣琼……钟宛同他没甚相处过,但看他今天办的这破事,就知道这些年也是半分进益也无。

钟宛设身处地的替崇安帝抉择了一番,越想越心凉。

郁赦若真的是崇安帝亲子,那宣璟宣琼选哪个,将来怕是都扛不住郁赦的造反。

但皇位总要有人继承的,崇安帝快六十了,就算皇陵冒青烟让他再有个皇子,崇安帝也熬不到新皇子的成年了,但将来皇位总要有人继承的,钟宛翻了个身,头疼……难不成崇安帝真的想立郁赦?

要真这样,宣璟宣琼就一个也活不了,郁赦若要即位,不可能留着这些“名正言顺”的皇子。

宣璟宣琼也料到了,所以必然要早早除掉郁赦。

钟宛越想越心急,又开始惦记着吃着药的宣瑞,宣瑞病了好几天了,今天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向崇安帝请辞,偏偏又被宣琼这个糟心玩意儿搅黄了,钟宛气的磨牙,他被安息香熏的脑子转不动了,又愁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钟宛睡的很不踏实,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回到了少年时,生病被林思照料的时候了。

钟宛那会儿已经把消息传递出去了,心中大石落地,昏睡了过去,每天只有断断续续的半个时辰是清醒的,但也睁不开眼。

他记得林思那个粗手笨脚的东西端着一碗药灌自己,好似以前在宁王府同自己打水仗一般,直接往自己脸上泼。

钟宛积攒起全部的力气,顶着一头滴滴答答的汤药,跟林思咬牙切齿的说:“你给我走……”

却正巧被压着火来瞧他的郁赦听见了。

少年郁赦以为这话是对他说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转身就走了。

钟宛见他误会了,被气的差点吐血,急的摔到了床下,把自己直接砸晕了过去。

钟宛那会儿昏睡着都在想着怎么去哄跟他闹了脾气的郁赦,心焦无比,有心起来跟林思打一架,又没那个力气。

还好,后来郁赦好像自己来了。

钟宛根本不记得郁赦当年是怎么照料自己的了,但梦里却好像能看见了,他看着少年郁赦无奈的搂着年少的自己,用一个小勺子舀了汤药,一点一点喂自己吃,每次喂好,还会从怀里拿出一个糖荷包来,取一块糖放进自己嘴里。

钟宛又看见年少的自己又咳又吐,郁赦搂着自己拍着,然后挽起袖子,让人送水盆来,亲自替自己擦洗。

钟宛又看见少年郁赦红着脸,坐立不安,犹豫了半个时辰后,走到床前,轻轻地解开了自己的衣裳……

钟宛在梦里低声笑了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