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78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险些把自己笑醒了,混沌间,他觉得有人坐在自己床头。

钟宛在这张榻上睡过半年,一切都熟悉的很,并没被惊醒,他被安息香熏的神志不清,心道这是连着少时的回忆,开始做春|梦了吗?

那会儿的郁赦,可没这么高大。

钟宛隐约觉得坐在床头的人微微俯下|身,靠他很近,钟宛耳畔传来一阵衣料摩擦的声音,感觉对方替自己顺了顺头发,微凉的手指扫过发间,让钟宛舒服的眯了眯眼。

钟宛无意识的偏过头,他的脸在那人手边蹭了一下,对方立即抽回了手。

钟宛皱眉,过了好一会儿,他感觉自己衣襟被一点点解开了。

钟宛本能的要拢好衣衫,但他的手腕被人轻轻地按在了枕畔,力道不重,只是限制了钟宛的动作,没让他觉得难受。

钟宛醒不过来,感觉梦里的人一点点解开了自己的衣裳,又托着自己的腰,把自己的外衫褪了下来,放在了一边。

对方又将手放在了自己里衣的衣襟口,修长的手指犹豫的碰着最上面的一颗盘扣,隔了好一会儿才移开手,并未解开。

钟宛梦里也不知道自己是庆幸还是惋惜,他稍稍动了下,以为这个梦到此为止了,但下一刻……

对方俯下|身,突然靠自己靠的很近,钟宛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微凉的头发垂了下来,扫在了自己脖颈上。

对方的呼吸就在耳畔,钟宛突然有点情动,低声呓语:“子宥……”

对方呼吸登时粗重了许多,安息香的后劲儿袭来,钟宛彻底睡死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钟宛坐在床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床尾自己的外衫。

钟宛记得清清楚楚,昨晚他绝对没脱这件衣裳。

那是……怎么被脱下来的呢?

衣裳还被折了两下,显然不会是他梦中不适自己脱的。

钟宛深吸一口气,隐隐感觉自己昨晚可能失去些了什么。

外面冯管家敲了敲门,推门进来,眼神闪烁的偷瞄钟宛。

钟宛心存一丝希望,尽力语气自然道,“昨晚……郁小王爷回府了吗?”

冯管家谨慎点头,“一回来,就来您这里了。”

钟宛绝望了。

钟宛疯狂回忆,自己昨晚有没有嘴不严,叫了不该叫的名字,说了不该说的话。

冯管家小心问道:“钟少爷,您要不要、那什么,要不要……”

钟宛声音发抖:“不要热水!”

冯管家咽了下口水,“好好不要,但您……您这么安静,我倒不放心了。”

“那如何?”钟宛万念俱灰,道,“我现在应该一边咬着被子一边哭我好脏我好脏吗?”

第29章他什么也没拿。

钟宛怀着一线希望,硬着头皮问道:“郁小王爷昨天在这屋里……呆了多久?”

冯管家清了清嗓子,“两、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

能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钟宛尽力回想,但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唯一一点印象,就是半睡半醒之间,影影绰绰间感觉有人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那人看来就是郁赦了。

他到底做了什么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