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87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郁赦他……也要去守灵的吧?

钟宛耳朵发红,心里暗暗祷告,不管是看在早逝的三皇子还是谁的面子上,郁赦千万千万别在灵堂里发疯,质问自己为何如此浪荡……

“死了?”

郁王府别院,郁赦逗着鸟儿,轻快道:“拖了这么多天,终于走了?”

冯管家把孝服送了上来,“是,早上没的,听说贤妃娘娘要哭死过去了,长公主已经过去了,长公主走前派人来说、说……”

郁赦不耐烦:“还说不说?”

“说、说。”冯管家笑笑,“长公主说,世子今年犯水又犯火,又刚受了惊吓……”

郁赦嗤笑,冯管家赔笑:“对外自然要这么说的,长公主的意思是,世子本就跟丧事犯忌,又刚被圣上软禁,不如……不去了吧?”

冯管家压低声音:“长公主是为了世子着想,世子待会儿见了郁妃娘娘,要怎么说话呢?彼此都尴尬,不如躲了吧。”

郁赦本来就懒得去,“那就不去。”

冯管家笑笑:“就是这个意思了,守灵多受罪,去做什么……不过孝服还是要穿的,世子先换上,回头过了四十九天,等出殡的时候世子露个面,就行了。”

郁赦换上素色衣衫,突然问道:“黔安王……走了吗?”

冯管家一愣:“走了吧?大约是走了,说起来钟少爷是真果断,一刻也没耽误,这要是晚走了半天,怕就出不了城了。”

“他……”郁赦顿了下,“他跟着走了吗?”

冯管家自然知道郁赦问的是谁,忙道:“没有没有,探子天天盯着呢,钟少爷还在府上,没走。”

郁赦脸色好看了些许,他想了想,道,“黔安王走了,但宣瑜没走吧?”

冯管家茫然:“是啊。”

郁赦道:“那我去守灵。”

第32章你以为我在念话本?不…我说的是那晚的事。

郁王爷郁慕诚进了暖阁里间,看了看还躺在床上的宣琼,替他放下床帐,走了出来。

外间,郁妃未施脂粉,眼睛红红的,见郁慕诚出来了,眼泪将落未落,“大哥……”

“小声点,五殿下睡着了。”郁慕诚坐了下来,“我刚问过太医了,说没什么事了,既如此,等他醒了,你就同他一起去三殿下那边……”

“不去!”郁妃怫然,“去做什么?遇到郁赦,我是当没看见,还是当他不曾把琼儿推下水过?!”

郁慕诚皱眉:“不都已经说清楚了?是他们两人在湖边看水,五殿下自己一时不查落了水……”

郁妃盛怒:“皇上拿来骗别人的话,你现在来糊弄我?你也听见了,郁赦他自己都承认了,就是他把琼儿推下水的!”

“那又如何呢?”郁慕诚声音依旧放的很轻,“娘娘若不服,是不是要再去皇上面前闹一场?让子宥再学一遍五殿下说的那些混账话?”

郁妃咬唇,不说话了。

“你要是没记清楚,那我再跟你说一遍。”郁慕诚看着自己亲妹妹,低声道,“别再拿那些道听途说来的话说给五殿下听,更别自作聪明,心存妄想,做那些多余的事……皇上最恨别人提那些没影的事儿,你为什么就是喜欢提呢?自己说就算了,还非要再说给五殿下听,殿下已经成年了,竟像个长舌妇似得,背后说那些话!像什么样子?”

郁妃气的脸发白:“你说我是长舌妇?好,我没见识,那今天你跟我说清楚啊,郁赦他到底是不是你儿子?长公主当年六月有了身孕,转过年七月才把孩子抱回来,硬说是几个月大了,我自己没生过吗?那明明就是个刚落地的婴孩!你们……”

“子宥是公主早产生下来的,襁褓中自然比旁的孩子羸弱几分。”郁慕诚无可奈何道,“这话我同你说过很多次了,你到底想听我说什么?”

“我想听一句实话!”郁妃愠怒,“我想知道,我和琼儿这些年是不是都在替别人做嫁衣!”

郁慕诚道:“那我再说一次,不是。”

“行,若他真是你的儿子,你让他现在过来,给我跪在这里磕头赔罪!”郁妃冷笑,“父亲的话,他总要听吧?你去叫他来!”

郁慕诚失笑:“你这不是无事生非吗?皇上都说了,是五殿下自己一时不甚……”

“别什么都用皇上来搪塞我!”郁妃气的脸发白,“我本来不会管你的事,反正你自己都认了,还要将祖父好不容易保下来的王位传给他,我一个出嫁女,娘家的事我不说什么!可皇上呢?多偏爱他几分我忍了,让郁赦什么都压在琼儿头上我也忍了,现在呢?郁赦他得寸进尺,已经对琼儿动了杀心了,你们还护着他!那将来山陵崩!郁赦要我们母子殉葬,你是不是忙不迭的要替他送白绫来?!”

郁慕诚皱眉:“你到底在说什么?让别人听见……荒唐不荒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