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89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灵棚外,如钟宛这样的人还有不少,他们不用跪着,但也不能像仆役一般在外院等着,没处可去,只能规规矩矩站在一边等着。

钟宛穷极无聊,自己给自己找乐子,猜想郁赦今日会不会来。

落水的事,崇安帝没深究,只是软禁了郁赦,若是别人,软禁时必然战战兢兢,日夜自省,郁赦就不一定了。

被崇安帝留下问话,宣琼生死不知的时候他都能分心让人拐了自己,这样的人……软禁不一定能的禁得住他。

果然,不过半个时辰,外面通报,郁小王爷来了。

郁赦的排场不比郁王爷小,他一来,不少人都站起来了,里面的贤妃娘娘还特意派人出来接着,不过郁赦没进内院,直接走到了灵前。

郁赦上了香,膝盖刚一沾地就站了起来,而礼部的人好似看全瞎了一般,眼皮都不抬一下的。

钟宛远远看着,叹为观止,郁小王爷这不是来赴丧的,他是来赏脸的。

死者为大,郁赦没必要这点儿礼数都不讲的,真不想来,干脆不来就是了,让所有人看他这个样子……有什么好的?

虽然大家都是习以为常了。

钟宛尽力往后站了站,不想让郁赦看见自己。

钟宛自嘲一笑,郁赦前两日刚把自己轰出了府,应该本来也不想见自己的。

不等钟宛想办法躲了,一个管事的人出来低声招呼他们:“过来过来。”

宗亲们越来越多,随从们也越挤越多,渐渐的不像样子了,三皇子府中管事之人终于在外院打点出一个简单的灵棚来,专门安置这些随从。

钟宛往宣瑜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跪的老老实实的,估计没事,跟着旁人一起走了。

钟宛一撩衣摆跪了下来,脑中不闲着,一会儿掐算宣瑞和严平山现在走到哪儿了,一会儿猜测宣琼到底喝了几口湖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灵棚的门帘突然被掀起,冷风灌了进来,钟宛抬头一看……

郁赦冷冷的看着里面。

郁赦走了进来,坐在了灵棚中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正在钟宛面前。

钟宛:“……”

众人面面相觑,慢慢地起身,一个接一个退了出去,钟宛想要混在其他人里,也要起身,郁赦眼中倏然闪过一抹戾色。

钟宛又重新跪好了。

不多时,灵堂里只剩两个人了。

钟宛如跪针毡。

郁赦出神的看着供桌上的香烛等物,不发一言。

半个时辰后,钟宛跪的腿麻,他稍稍动了动腿,忍不住抽气,不小心惊动了郁赦。

郁赦看向钟宛,微微蹙眉。

钟宛怕郁赦又要误会自己这是故意引起他的注意,忙老实的跪好了。

钟宛又跪了一会儿,听郁赦突然道:“你那日……是不是醒了?”

钟宛咳了下,“没有。”

钟宛偷偷瞄了郁赦一眼,郁赦听了这话脸色似乎更差了。

钟宛心里叫苦,这个疯子整天到底在想些什么?

郁赦审视的看了钟宛一会儿,似乎在判断钟宛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好一会儿低声道:“放荡。”

钟宛:“……”

放你娘。

郁赦不再理会钟宛,他在灵棚里坐着,外面的人不敢怠慢,送了炭盆手炉进来,甚至还给郁赦换了壶好茶。

灵棚里瞬间暖和了起来,郁赦彻底坐稳了。

钟宛暗暗叫苦,这人还走不走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