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90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时不时的偷看郁赦一眼,看着他喝了两口茶,看着他给自己手炉加了炭,看着他从袖子里拿出一本小巧的话本来……

这人把这儿当家,来过日子的吗?!

郁赦低头翻看着话本,不紧不慢。

钟宛腹诽着郁赦,突然听他道:“不用一直看我……等我看完了,这本书也送你。”

钟宛悲愤的趔趄了下,腿麻的他使不上力,踉跄着弯下了腰,郁赦皱眉:“送你就送你了,不必磕头谢恩。”

钟宛咬牙跪好,敢怒不敢言。

郁赦翻看了一会儿,淡淡道:“无甚趣味……就有个洞房,有点意思。”

钟宛装听不见。

郁赦偏偏要问他:“你想不想看。”

钟宛忍辱负重:“想。”

“等我看完。”郁赦低头,“不过我可以先给你读一读……”

钟宛干笑:“不好吧……”

郁赦像是没听见一般,已经漫不经心的开始读了:“我坐在你床畔,你一只手伸出来,扯住了我的袖子……”

钟宛心惊肉跳。

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人不怕宣瑾在天有灵,半夜来敲门吗?!

“我一时情动,低头在你眉间亲了亲,低声让你好睡,你抬头,吻在了我的唇上……”

“我躲闪不及,被你亲了正着,一触即分,我迟疑间,你已经把唇分开了,予取予求……”

钟宛脸红过耳,费力道:“郁、子、宥。”

“我只是揽着你的肩膀,你却已经把手搂在我腰间了,你不许我走,嘴里还低声嘟囔着我的字。”郁赦合上书,“你以为我在念话本?不……少有把你写的这么浪的,我说的是那晚的事。”

钟宛这下,全身都麻了。

第33章我们这好好的车轮子,就这么没了!

钟宛艰难道:“你说的是……”

郁赦道:“真的,你那晚就是这样轻薄我的。”

钟宛抬头看着郁赦的眼睛,郁赦那表情并不是在打趣自己,眼中反而隐隐有几分愠色。

郁赦不是在逗自己,就应该是真的。

钟宛崩溃……自己梦里这么放得开的吗?!

这还真的是房中空虚了?

居然把郁赦给……

不对,钟宛尽力让自己语气自然些,硬着头皮道:“你要是不硬把我拐到你们府上,不像个鬼似得半夜坐在我床头,我能轻薄的了你吗?!”

郁赦冷冷的看着钟宛:“你继续辩解,我听着。”

钟宛咬牙道:“我睡着了,你又没有,你推不开我的吗?!”

郁赦眸子微颤,似乎在压着火,“你一直搂着我的腰!我怎么推?一个过肩把你丢到地上去?!摔死你吗?还是把你丢进湖里清醒清醒?就你这个破身子,你禁得住吗?”

钟宛死撑着道:“你也知道我就是一个病秧子,我睡着了能有多大精神?”

“你精神挺好的。”郁赦将手中话本攥的死紧,“把我外袍都扯松了。”

钟宛矢口否认:“不可能!我睡着了从来不爱挨着别人,我以前同林思一个床上睡,我俩之间放碗水都没事!”

“但你确实不是第一次撕扯我衣裳了,用我一点点帮你回想吗?”郁赦怒极反笑,“以前还只是撕扯衣裳,现在直接……你不承认?好,你那夜睡前是不是喝了茉莉花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