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当年万里觅封侯_分节阅读_92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作者: 漫漫何其多   

钟宛被郁赦气的肚子疼,“我说了,我原本就不想走!”

“不行。”郁赦低声道,“你如果想要卖身契,我可以还给你,再替你写一份文书,让你彻底脱了奴籍。”

不等钟宛说话,郁赦起身了,钟宛也要起来,奈何腿麻。

郁赦披上裘衣,匆匆道,“这些天,你就在这个灵棚里反省,仔细想想……该不该如此轻浮。”

钟宛气的肺疼,他四下寻看,想找个什么东西砸郁赦,桌子太沉,炭盆危险,灵幡太轻……

不等他找着,郁赦已经出去了。

钟宛坐在蒲垫上,咬牙切齿的捶着一双长腿,嘴里骂骂咧咧。

出了三皇子府,郁赦手还微微抖着。

他上了马车,费力道:“先别走。”

马车夫自然不敢动,跟车来的仆役们见怪不怪,一言不发的站在雪地里,好似一群铁铸的兵俑。

郁赦坐在车里,周身不适,头疼欲裂。

那一晚,钟宛搂着他拥着他的画面在脑中挥之不去,纠缠着郁赦,让他到现在还有冲动,冲进灵堂把钟宛绑回府。

郁赦回想钟宛方才说的话恨的牙痒痒,钟宛他……

若真的只是想利用自己帮黔安王,那该有多好。

真若如此,还忍什么?

可偏偏深知他的为人,知道钟宛没那么功利。

郁赦咬着牙,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掀开车帘,哑声吩咐:“那个灵棚……就说我每天过来要去,不许别人再进去。”

跟着郁赦的人答应着,迟疑道:“那钟少爷……”

郁赦皱眉,小厮忙不迭道:“是是,自然要让钟少爷去的,不过,也让人这样日日烧着炭吗?那些下人的棚子,里面是不烧炭的……”

郁赦不耐烦道,“烧!”

小厮忙答应着。

郁赦心更烦了,他呼吸略急促了几分,控制不住的就想到那一晚,钟宛闭着双眼,嘴角带笑,在自己唇上亲了亲。

郁赦当时真是惊着了的。

偏偏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舔自己的唇缝。

他莫不是也看了不少话本,不然从哪儿学来的这些孟浪之举?!

或者……

他果然纳妾了?

又或者,在黔安有了什么相好?

从别人那学来了这些东西,反倒来勾引自己……

郁赦眼白发红,冷笑两声,他突然很想知道,钟宛的相好到底是谁。

那日,钟宛自己说过他没纳妾的。

自然,钟宛的话不可信……

又会是谁?

宣瑞那个窝囊废肯定不敢,还有谁?

郁赦对黔安一无所知,只见过几个知州知府,他觉得钟宛不至于放着自己不要,去跟那些相貌模糊的人勾勾搭搭。

或者是在京中找的?

郁赦看向车外,好巧不巧正瞧见了宣琼的车驾。

宣琼那日说,要把钟宛拐去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